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两件惊心动魄的事儿

我79年退伍后分配到公安局刑侦队,从内勤,到侦查员,一干就是十年。凭心而论,各级领导和同行对我的工作还是认可的,不论是局长、副局长乃至顶头上司的领导们,还有其他股所队室的同行们,我都是尊敬有加,整个公安局,除了郝瑞明老局长和王申老股长见面喊我小武以外,所有人都喊我大武子。按理说,论个头我也不是拔尖的高,充其量说只不过身体就是匀称而已,我也不知道自已到底大到哪儿,这个称呼就一直叫下去了。一至到八八年后我去派出所当了所长,所里同行才都叫我武所长,可能都是出于礼貌和尊敬我的缘故吧。
光阴似箭,一晃儿的功夫,从荆门带老伴回老家来,已经十个月了,不让疫情瞎折腾,我们早回荆门了!前几天,给二丫头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和生活琐事,闲聊间,问她春节期间,我给她快递的豆包、年糕好吃不?谁想这丫头的回答,险些让我惊掉了下巴!
她说:“豆包、年糕当然好吃,就是盘子难洗!没办法,吃完豆包,就把盘子扔了。”
放下电话我想:这丫头片子,你把盘子用水泡一泡,再洗不就万事大吉了吗?吃一回豆包扔一个盘子!代价有多高?多亏家里盘子多!扔吧,够你扔五十回的,扔完换新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二丫头长这么大,漂亮,也是她的福分,如果那次酒局喝酒错喝汽油引发的火灾的话,把我烧残了,或见了马克思,她就不可能来到这世上了!
唉!一想起来,就毛骨悚然,那可是一个惊天的大事故隐患,如果引发,整个四合院都将化为灰尽,我们四个都必然葬身火海,我和李井林队长、孙振明副局长都将深受其害,我则是千古罪人一个!
正所谓:有大难必有后福,李井林队长晋升为局长,孙振明副局长晋升人大主任,二人都光荣退休,我本人虽位卑不过芝麻粒,但也其乐融融。
我的命运好,对此,我一直不得其解,冥冥中总是觉得有神灵保佑,或我们其中有一人福大命大,想来想去就是李井林老哥哥了。因为这两件惊心动魄、人命关天的大事,都与他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一,他们三个人坐在我家小炕上,我在地下火炉子烫酒,硬生生把一斤汽油打开按到火炉子水壶里烫,还用手按住浮起的酒壶,当我把汽油倒到酒杯里又是他先带头喝了一口,大喊“火油”,大家方才惊出一身冷汗!于是酒意全无,我为此后怕了好几天。
其二,一九九一年,我从牛营子派出所调回局里治安股长,李井林已是副局长了。有一天下午四点,在清理治安股库房时发现一支小口径步枪。这种枪我也是头一次见到,因在部队时用的都是五四手枪、五六半自动或全自动步枪等。这枪是小口径,还挺精致的。正好还有盒子弹,我说:
“我试试它精确程度咋样。”
于是,我装填上子弹后,拿出来在治安股门前选择靶向目标。正好武装部院里有一铁烟筒高耸着,我目测一下直线距离也就是八十多米左右,就瞄准射击,照烟筒上打了一枪,子弹打在上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几个伙计称赞说,打中了!我接着又打了两枪,结果是枪枪命中。
正当我沾沾自喜时,李井林局长急匆匆穿过平房,向我们大声询问:
“谁在打枪?”
我赶紧走过来说:“我打来。”
他把手伸到我跟前,松开掌心,中间有一个子弹头,他对我说:
“看,跳弹从办公室玻璃窗飞到我办公桌了,吓我一跳!赶紧把枪收起来!”
说完,他扭头走了。
唉呦,我的天!这最后一颗子弹成为跳弹,竟然从武装部院里烟筒上斜飞到公安局院,再穿过一栋平房,两层玻璃,落到局长的办公室桌上!吓他一跳,那是一点也不夸张,谁都得吓一跳。
我着实又后怕了一回,一个时期里都是心神不安的。真是万幸!子弹落到他办公桌上,和他脑袋近在咫尺!这万一给局长触上,这是什么后果?
就这两件事一想起来我就心惊肉跳,总想忘了它,但又忘不了,有时也在梦中惊醒,心砰砰砰跳,还得起来吃点安定的药。
反正也忘不掉了,过几天再去看看老哥哥去,再唠唠嗑儿,在把这些陈糠烂谷子事儿翻腾翻腾。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