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星期六的下午

这条路已经走过很多遍了,说是走,其实是骑着电瓶车穿行而过。一半的时候是去上班,另一半时候是回家。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下午,有时候是傍晚,有时候是深夜。

司机随笔的图片

早上和傍晚,这条路上会支起很多小摊,摊主多是老年人,卖着当季的蔬菜。应该是自家种的,或者就地取材。莴笋上新时小摊上莴笋成堆,香椿发芽就卖香椿,槐花没谢之前便有槐花,没到端午,就已经有人卖起了新鲜的芦苇叶。于是我便想起二十多年前,姥姥姥爷曾经蒸过的一屉洋槐花。他们已经离开十多年之久了。我还想起十几年前的五月,到芦苇荡里摘苇叶,总是担心遇到蛇。我上中学以后,每年都会早早提醒我妈包粽子。有一年我迟迟没有放假,我爸和我妈忙里偷闲,去摘了点苇叶。没用完的冷冻在冰箱里,煮饭的时候铺在电饭锅里,就有浓浓的香气,那是特属于端午的香气。

这条路上还有两所学校,学校放学的半大下午,路边等满了接孩子的家长。等待的间隙,从刚刚支棱起来的小吃摊上要一份小吃,和相识的并不相识的家长聊天讲话,打发时间。

春天到了,学校围墙上的藤蔓绿了,我于是猜测它要开花。然后突然有一天,它开了一朵,开了几朵,后来是一片一片,满墙是花。这是四月的蔷薇。四月一过,春天也要过去了。

在这条路上,一天是很长的,四季却是很快的。那一天中要经历的生活,每个人的一生要经历多少遍呢?从小养成的口味,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变。小时候尝过的味道,也恰恰好够记一辈子。四季的更替,让一切一切加速再加速。等那背着书包等着家长给买零食的小学生也成了接送大军中的一员,时间回到循环的开始。

星期六的下午,刚刚过午的下午。四月的天气快三十度,路上没有什么人。沿途只遇到两群少年,一群十七八岁,穿着短裙,长发,青春逼人。一群十一二岁,走着笑着。没有打遮阳伞,没有戴帽子,就这么走在通向初夏的路上。路两旁,从铁栅栏里伸出来的蔷薇花开得正盛。

我紧紧遮阳帽的防风带,拧紧电瓶车的把手,加速驶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