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两个农妇聊天,一个农妇问,你说皇后娘娘早上那顿饭吃什么?

上初三的时候,我的作文《除夕夜》在年级当作范文讲评后,语文老师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记得是下了第一节晚自习,初春的天气,依然还是寒冷,风使劲的抽打着老师窗外的那棵白杨树,发出呜呜呜叫声。

老师办公桌上的煤油灯忽明忽暗的,眏着那张慈祥而苍桑的脸。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师用手撩了撩从破损的床单下露出来的来的几根稻草,让我坐在床沿上。

“王宏同学,你的作文写的很好,老师当作范文在全年级进行了讲评,文章写的很生动,写出了年夜饭的丰盛和一家人在除夕夜的欢乐与温馨的场景。也抒发了今日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细节描写的也很细腻,也没有错别字,确实是一篇很不错的作文,但美中不足的是做人要诚实,不能凭空想象,要尊重事实,不能违背了自然规律。”

本想着老师能给一次很好的肯定,没想到老师能给我当头一棒。

“你说说,这天寒地冻的,哪还有红彤彤的大苹果?你写的吃完年夜饭妈妈拿出几个大苹果给奶奶切了片吃,这不是胡编乱造吗,我们是学生,以诚实为主!”
于是,我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很委屈:“我没有撒谎!我写的都是事实。少见多怪!”我狠狠的扔下一句话,然后摔门而出。

 

初中一别,杳无音信,
再见老师时,已经是三十年后的一天。

和今天一样,也是一个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午后。心儿正拖着稚嫩的奶腔给我背诵“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浑厚而又亲切,是我一直渴望而终于盼到的声音,是老师,是我老师的声音,熟悉而又陌生。

在老师的女儿家,我见到了老师。
他苍桑了许多,依然清廋单薄,原先那一头乌发变得银白如丝,写满岁月,眼神依就犀利有神,就是耳朵有点背。一进门,老师一眼就认出了我。还能很准确的叫出我的名字,确实让我惊讶。

“老师,没想到这么多年您还能记得我这个哈怂学生?”
“咋能不记得呢?你这个哈怂,三十多年了,老师还欠你一个道歉呢”
……

傍晚的县城车水马龙,华灯初上,闪烁的霓虹掩饰了不该出现的。
游走在大街上,任风吹乱了心,一股酸楚打湿眼眶。

 

心有点贪,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老师那天下午讲的故事:

两个农妇聊天,一个农妇问,你说皇后娘娘早上那顿饭吃什么?
另一个农妇答肯定是大饼卷大葱。酱想蘸多少蘸多少,一点不心疼。

刚好她们的男人也在聊天,一个男人说,如果我是皇帝,我就把整个村子里的牛粪全包下来,不许别人捡,只能我一个人捡。另一个男人说,你愚昧透顶了,皇帝那还用亲自捡牛粪,他老人家肯定是拿个蒲扇,吃着西瓜,坐在树荫底下看着下人们捡。

 

是呀,老师说的对,贫穷很可怕,它可以颠覆你的想像,限制你的思维。

正如我和我元君庙那个瓜子舅一样,就以为一生能买一大堆糖精,把糖精水喝个够为目标就算得上是心花怒放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