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触袖野花当自舞

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从小就特别喜欢田间路边的小野花,虽然很多都是“野花盈手不知名”,但对它们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之情。

我是在好友的文章里知道婆婆纳的。它的花既像蓝色的小星星,又像蓝色的眼睛,闪烁在一片蓬勃的绿意里,有几分神秘,又有几分浪漫。因为它的名字很独特,花朵又长得玲珑,我很容易就记住了它的样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去金牛湖看花,在拍草丛里金黄色的苦菜花时,忽然看到点点蓝色,我一眼就认出了它,惊喜地叫出声来:“婆婆纳!”它的花太小了,也许之前曾无数次遇见,只是我没有注意过。

 

转眼又是一年,今天,我又去金牛湖玩,直奔北面的山而去。骑行之处,草木青青,尽是新绿,让人看了神清气爽。我嘱咐眼神极好的孩她爸:“你看着路边有没有蓝色的小花。”

他“噢”了一声,未行几步,便说道:“这不是蓝色的花吗?”我赶忙下了电动车,果真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婆婆纳,它有四片小小的蓝色花瓣,样子看上去好似一个小小的茶盏。每片花瓣上都有着紫色的条纹,就像裙子上的褶皱,真是太可爱了。

 

这个春天,我是一心惦记着婆婆纳的,见到它,我心中甚是喜欢。没想到它还有众多的伙伴,和它一起生长在草丛里。紧挨着婆婆纳的是比它还小的花,如果说婆婆纳有红豆粒大小,这些花则只有绿豆粒那么大,不仔细看根本不会留意到它们的存在。

​这花虽然小到几乎得用放大镜观察,但仍然把花开得一丝不苟。它的花心特别圆,花心里还有个小圆点,五个花瓣也是圆圆的,就像小孩子认认真真画出来的一样。再仔细看,小花的花心有的是黄色,有的和花瓣一样都是蓝色。我用手机查了查,原来它们是两种植物,分别是附地菜和斑种草,都是我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我兴致大增,还有没有别的花呢?四下张望,还真又发现了一种:深紫色的花托,白和浅紫色的花瓣,整朵花是漏斗状,一半花瓣像一把小扇子,只是在两边各裂了一个缝,而另一半花瓣呈锥状,露出了黄白相间的花蕊,特别像一个小小的人脸。简直太精致了,我从心底里发出赞叹。百度才知,这叫通泉草,名字里都透着灵气。


草一直延伸到树林深处,树叶的绿和草地的绿融汇到了一起,数不清的小草小花在微风里摇曳。我走进草地深处,忽然发现一种外形很奇怪的草,叶子边缘呈锯齿状,心形,但是后面又拖着一条长尾巴,特别像一条小鱼。

 

而它的茎就从“小鱼”的肚子里穿过去,就如丘比特之箭,只不过丘比特的箭穿过的是两颗心,它可是穿了好几颗,而且是竖着穿的。这草长得太有个性了,查了查,它的名字也是闻所未闻,叫尖裂假还阳参。它的顶端有着小小的花苞,不知花朵是不是也与众不同?

正感叹着,孩她爸一叠连声地喊我:“过来过来,你看这花,才真的好看!”我走过去一看,又是一声惊叹:一丛绿叶里伸出几根长长的茎来,它们弯下脖子,吐出了一朵朵白色的五瓣花,像极了白色的小蝴蝶,活泼泼地飞舞在草丛里。

 

“真是一个比一个好看,这又是什么花?”搜了一下,百度告诉我这是紫花地丁。啊,原来这就是我闻名已久的紫花地丁,但是,紫花地丁应该开紫花才对,我眼前的可是白花。又仔细查了查,原来这是紫花地丁的姐妹——白花地丁。它雪白的颜色在青草中显得尤为出众,好清新俊秀的小花。

​我早已忘了出来的本意,流连于草花之中,看得着了迷。那长一层小手似的叶子就开一圈小白花的是夏至草,顶着一簇乱蓬蓬“杀马特”发型的紫花是泥胡菜,不查我还以为是蓟。我发现一顶蒲公英的小伞,它还没来得及被风吹走,毛茸茸的,特别完美。

 

草丛里隐藏了多少小野花啊,真是各有各的可爱,各有各的美。四周静悄悄的,不远处传来鸟儿的叫声,阳光透过树荫照在草地上,一片儿明,一片儿暗。小野花们静静地绽放着,不管有没有人看到,它就那样不言不语,自开自落自芬芳。我真是爱极了这些星星点点的小野花们,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它们的喜欢。

 

天空有了淡淡的墨色,风中飘来丝丝凉意,我恋恋不舍地骑车离去,心中不由涌出前人的诗句:枌榆乡社转春蹊,坐荫芳林日欲西。触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鸟不成啼。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