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荒诞的日子

这是个荒诞的日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们来自一个班组。前一阵子,哥们几个像往常一样,聚在一家吃吃喝喝,推杯换盏弄的叮当响。有掌勺的,打麻将的,有看热闹“钓鱼”的。都是多年的老工友,就盼着休息日打打小麻将放松放松娱乐一下,此亦可彼,相互甚好。没曾想来的时候好好的,聚餐结束小区楼门突然被封出不去了。楼下停着120,有“大白”在走动。10个人,两条狗,一只猫,困在50多平的斗室,心里都慌乱起来。如果在平时巴不得有借口继续摆长城,一直玩到天昏地暗。此时各自忧虑加剧,手机不停地向外界发信息,朋友圈,因不确定何时解封,焦虑弥漫在每个人的脸上。既然出不去那就想择吧,有心眼的盘算着在50平的空间里先占个地儿躺平。随后沙发,桌子,椅子,甚至飘窗台子,打地铺,但凡能睡觉的地方都被占领。最后实在没地有人把狗窝都占了。狗和猫被撵到过道走廊一角,气的两条狗也急眼了,冲着屋里的人狂叫,猫也开始上窜下跳。从此狗和人都走上了人生巅峰。

 

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其实是人。有睡得跟死猪一样,太阳照屁股都不醒,有瞪着眼睛彻夜难眠,满脑子都关注几点来核酸检测。看着窗外一尘不变的树木,对面楼的墙上一片公式制的窗户,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喇叭,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变动,都可以令人极度敏感,兴奋,哪怕是几袋方便面的分配。

 

人心就是这样,利益面前谁都想扮演法官,并且判他人有罪,自己无罪。不知谁领头开始埋怨,然后互相怼谁吃的多了,谁吃的少了,盘子里乱扒拉,放屁打嗝,脱鞋有臭脚丫子味。有要通风,有怕风吹着的,睡觉打呼噜,有不讲究大声说笑出鹅叫,有转磨想找吃的就像饿了八辈子的饿死鬼,林林种种,吵吵闹闹,有嫌猫狗毛到处飞骂狗。

 

主人后悔好心招来大家的不适,只好沉默,但出于礼貌性的迁就,豁出去了,有啥吃啥,爱咋咋地吧。

 

第一天十个菜,第二天四个菜,第三天俩菜,后来一盆烩菜,储备用光冰箱空空如也,主人开始张罗社区网购,柴米油盐酱醋茶供应十个人很快力不从心了。有人提议大家筹款网购,问题出来了。平摊有人微信里拮据,口袋羞涩,有人倾囊而出,所以矛盾体又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有人唠叨几句,有人要面子,心想至于吗,不就困难时候多花几个钱,有啥了不起的。最后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不顺眼,互相嫌弃。人生痛苦的根源来自于从不原谅别人,也不原谅自己。有几个干脆面面相觑不说话了。贼精的人,见风使舵。这日子过得有些兵荒马乱。

 

并不是这个世界上不可原谅的可恨人太多,而是忘不了那些不好的事情的只有自己。人无完人,没有一朵花,从一开始就是花。

 

十五天终于过去了,解封的那一刻,他们的心都五味杂陈,也成了“仇人”。

 

当他们和我讲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很震惊也好笑。不奇怪,我们的行为,喜怒哀乐,意思形态,都在荒诞中扮演着角色。不管是存在主义哲学家阿尔伯特还是加缪,他们都认为,人类这种生物终其一生都在使自己确信自身的存在并不荒谬,人们总是在试图减少信念与行为冲突并存带来的荒谬感,而用自我辩解的方法消除这种怪诞不和谐的感受。事实上,我们开始接触这个世界就是荒诞的。

 

但愿疫情过去,一切都恢复出厂设置,包括人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