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诗集工作流(三)

清明节一天天近了,各组的诗集出版工作的完成度在一点点增加,就代序和代跋的精彩程度来说,各组可谓分毫不让。

 

大抵是周一之后就有序和跋不断在同学们的公众号上出现。我在周二写完我们组诗集的跋,冠宇昨天写完了诗集的序。现在纵观八班六个组大都写完了序和跋,然后纷纷陷入“泥沼”——起名字。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诗集论内容其实比出随笔集什么的简单,把诗词复制粘贴到word上可谓有手就行,于是大家没事儿找事儿把赏析弄的一个比一个长,然而组里商量后,让我花两个中午把长赏析砍去了一半。本以为这便是赏析之后最大的难关了,没想到我们却对一个小小的诗集名字大伤脑筋。

 

周二晚,组内开语音会议商定诗集大题目和三个主题的小题目。本以为大家关于名字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况且我们还专门找了名“劳动力”构思主题题目,结果会议一开才发现,大家对于名字的看法相当一致——没有看法。

 

因为主题定得比较特殊的缘故,我们对诗集名字的求索可谓寸步难行。我希望找到一句包含了悲喜的诗句作为题目,四五个人在浏览器里变换各种句式对着搜索引擎询问。搜索出的结果却总是不尽人意,连度娘也词穷了。无奈地返回小组群看同学们的搜索结果,其中要数祥一发的一组题目最为靠谱一些——那是一组意象组合提炼而成的题目,给人的感觉十分唯美。

 

我们很认真地讨论要不要用这组题目里的一个。我提出的仍是反对的意见:作为题目它的美毋庸置疑,然而再细看不难发现,这是一组万能题目,什么样儿的诗集它们都“对得上号”,这是很典型的套路。

 

或许是我要求太高(组长原话),或许是给我们的诗集起名真的很难,一直到昨天晚上我们才定下大题目——问过几个别组同学,他们的题目也还未最终确定下来。

 

我们的小题目仍是待定啊。诗词工作流仍是待续状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