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清明行

我和生于斯长于斯的黄湾黄河枣树村里的知识分子姑娘白桦相识相恋到组建家庭已经有32年的时间了。32年,不是一个数字,它是一块光阴。32年,我们送走了三位亲人,我的90岁的丈人奶奶和80的岳父岳母。三位亲人的坟茔埋在黄湾黄河的荒山脚下。昨天,我们拉着祭祀用的烈酒、香烟、绿茶、点心、熟肉、冥币、礼炮,在上午10时从家里穿越村庄,走向亘古不老的砂河顽石中的起伏山峦,去为亲人扫墓。

司机随笔的图片

出发前,天不下雨,妻子下雨。早饭中间,说起两年前离世的孩子姥姥,她止不住的潸然泪下,如雨的泪水夺眶而出。说完,她说:“你到群里给征征三爸发上200元,给父亲买些清明祭祀用品”,随即,我在15人的《亲情不老》群里发了200元。这个群,三代人,是个民族大团结的群体,群里有我的回族的弟媳妇,有政府官员,有高级知识分子,也有拉煤植树背井离乡的打工阶层,群体名称,由我创作,亲情不老。亲情,它是人世间无法代替的一种情感,犹如挂在天空上熠熠闪烁的星星,带着无限的爱意,温暖寒夜里孤独的心。正在陡立如墙的壁石前祭奠丈人奶奶的坟茔,三弟回了消息:“好的,哥”。

 

 

祭祀完三座亲人坟茔,妻子白桦想到黄湾黄河湾里的大砂去看看。丈人生前在大砂种地栽树,她到丈人生前劳动过的地方,想去看看。

 

从滴崖水的山坳里的一条砂石便道开车向黄河方向,路的两侧,奇峰突起,逸俊超拔,四周的怪石或横在山腰,或静立脚下,这是通往黄湾大砂的路。在一只石羚羊领着它的孩子从我车前欢快地跑过时,妻说:“好久未能见到巨石突起,流水源源的滴崖水的石羚羊了,野生野长的石羚羊”。

 

在黄湾大砂的山上,大型机器正在开山平地,绿化荒山,我用手机拍照,妻子弯腰拣石,项目部的经理从山树横逸的岛心,来问拣石纪念的妻子可有帮忙的地方?妻说:“没有。给你太爷上完坟,过来看看”。

 

黄湾大砂岛屿,方圆百里,是深川、河谷、乱石生幽中的森林公园。漫步河心岛屿,天水一色,不经意间,会有水鸟、柳莺、喜鹊、山鸡、石羚羊展开羽毛,蹬着蹄子,从我们身边飞过跑过。黄湾黄河大砂,不仅是拣拾贝壳的沙滩,还是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