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

前天放假,夜里被阵阵春雷惊醒,看着漆黑的夜幕下,一缕一缕的雨密密麻麻地落地,砸在这人间的三月,似乎在说着什么,提示着什么。雨丝夹杂着甜味儿弥漫在城市的夜空,我开始迷茫,如何进行我的朝圣之路?很久以前的约定,来到眼前无法实现,徒步朝圣的希望变成泡影,因为疫情,今年注定回不去,想着自父亲去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与相距不过百里的亲人见不了面,我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一家,因为疫情,目前被禁足困在家里,总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哪怕买点菜寄过去,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和念想,可是儿子说什么都不需要,那里一切尚好,超市并没有出现哄抢,城市也并没有失控,心里微微放开一点。宝宝前段时间,十天没能出家门,十天后出来,活蹦乱跳的样子,真心疼人,憋屈了孩子。这可恶的疫情,多了多少思念泪,产生多少意难平?想到东航,想到那么多个家庭的支离破碎,亲人永隔,这个春天实在有点不友善,不美好!

好在我们这里暂时没有什么疫情,下午女儿说出去走走,去看看桃花吧,印象中,三月是桃花的专场,记得老人们说过,三月的雨就叫桃花雨,三月娶进门的媳妇叫桃花女,桃花女多少有点贬义,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选择三月婚嫁的,但现在早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一年里的任意一天,都可以用来喝交杯酒,倒也不一定是现在家庭不稳定的主要因素,权且称作巧合吧!

 

对于热闹的地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不向往了,但今天我坚持徒步走在熙熙攘攘的十里桃花大堤,被热闹包围,被欢声包围,被桃花包围,那种久违的感觉还是来的真真切切,原来我只是远离这种喧嚣太久,但我并没有置身红尘之外。五块钱一包的玉米花提在手里,一边走,一边吃,一边看,一边忆。心里陡然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孩子坐在地上,两只脚上下左右的搓,为的是庄西头来了炸玉米花的老头,那“砰”地一声巨响,空气中糖精的甜味,不知激起了多少大人孩子的口舌之欲。孩子不知闹了多久,挨打了几起,终于喜出望外地端着一搪瓷缸玉米,走向那个可以给自己带来短暂幸福的炸玉米花的老头……

 

钓鱼,这两个字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估计很多人会觉得和我的个人形象无法对号入座,但我认真地说,我喜欢钓鱼。家乡的母亲河很深,但有一个支流,水很浅,颜色也很多,从初夏到初秋,我至少有三分之二的正午是在那里度过。端着一个自制的三角树杈做的渔网,一下两下不厌其烦的在水里推,捞,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捞到过鱼,但那时的执念是那么的深,至今无法解释。忽然很心疼那个逮鱼的孩子,如今半生已过,仍然对那段记忆无法抹去,也许此生与鱼有缘,可惜十二属相没有它,不然,不知会有多快乐!

 

钓了一个小时的寂寞,和那个记忆中的夏天一样一无所获,没感觉任何的失落,我其实享受的是等待的过程,期间有一条大鱼几乎被我拉出水面,后来还是脱钩游回去了,有点可惜,但也好,省得纠结,以我那时的心思,即使钓上来,我也是没有勇气害它的,结果还不是和另外两条小鱼一样,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吗?等鱼上钩,充满期待,那个过程才是我钓鱼的初衷。看着鱼浮上下的晃动,好像能够看到水底下有一只小鱼在欢快地盯着鱼钩上的美食,它们也是越来越精,围着鱼钩转圈,把凸出鱼钩之外的美食全部吃完,然后再悠闲地游走,留着红色的鱼钩在水底孤独地打晃。鱼儿七秒钟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忧伤,在它的世界里,只有水深海阔,总有一天,自己会跃出水面,一搏龙门!

 

回来的路上,思绪再次回到朝圣上,女儿说,小区门口右拐的岔路口有一个铁片围成的圆形物件,应该是市民清明祭祀的工具,经过时瞟一眼,果然有,顿时喜出望外,本打算给老二转点钱带去坟上的,现在也不用麻烦他了,上班前这两天在家把这事办了吧,了一桩心事。想起一个朋友给我说,上坟别买冥币,在那边还没流通,花不掉,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想着金银元宝应该有用的,到底是真金白银,那就明天去买点锡箔纸,亲手给他们折些送去,既虔诚又实用。这想法挺好!

 

一个人的晚饭完全可以不吃,但我用心去了一趟超市,买了点食材,我还是想陪父亲喝两杯。沿袭父亲多年家训,凡是讲究四平八稳,四个小菜,三热一凉,两个酒杯,两双筷子,记得前几年有一次也炒了几个菜,那时不在老家,坐的位置遥对家的方向,也是两个酒杯两双筷子,那一次心情不好,饭间数度哽咽,泣不成声。今天没有那次那么难过,除了老了几岁又看开了一些之外,更多的是觉得心里有了目标,有了寄托,有了方向,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不全部是为了别人,更多的是为自己。在与父亲的推杯问盏中,我明显感觉到有一双充满爱的眼睛在我的对面盯着我看,看着我筷子的一起一落。我在他的心里,哪怕八十岁,也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会一直把我捧在手心,无论走到哪,无论干什么,都时刻惦记着我,想着我。他对我说,我是他最疼爱的人,最想疼的人,我与他眼神的交流,有千言万语,那是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是那样美好,让我眩晕,让我沉醉。

 

图片​

我亲爱的老人,还有我的大哥,特殊的原因,今年不能去看您们了,明天晚上我给您们送钱,您们记得去拿,今天在这里,我算提前喊您们了,千万别错过了时辰。您可知道,错过了时辰,就不会属于您们了。凡事讲究顺序,我们不能乱了规则。父亲母亲,您们放心吧,再过二十年,我到了您们离开我的年纪,我比您们活的好,活的幸福,我从现在开始,还有二十年的时间可以活,这二十年将大部分是属于我个人的,我会牢牢记住您的话,不是自己的东西,绝不伸手。有些带着病毒的话,我已经学会了分辨,我不会让谁随便的左右我,即使他有再大的本事再大的能力,也无法控制我,因为没有任何力量比得上我自身的强大。

 

2022年的朝圣之路,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其实无论哪种方式,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不同,内在都是一样的,这是一条心路,我心彼岸是亲人心灵的此岸。我们站在岸的两边,彼此遥望,一个轮回就这样过去了。也许来生我们还有今生未尽的缘,但还能否成为家人,机率很小,谁也不知道。也许我们还能遇到,擦肩时,回望一眼,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由此推断,今生我们有意或无意遇到的每一个人,无论带给你是爱是恨,都是前生未尽的缘,可能是前世的兄弟姐妹,父母儿女,遇到了,切记不要伤害!我悲悯一切的这颗心永远不会改变,即使千疮百孔,依然相信这世上还有美好!你好,一切都好!

 

我的父母亲人,不知你们现在在六道的哪一个轮回里,凡我所见,是离是伤,皆是美好,我生怕错过了你们,哪怕遇到蝼蚁,我都会踮起脚尖让过,不知这样,能否渡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