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无极人在保定

都说小村出能人,这话一点不假。无极县城南有个“小”司家庄村,人口不足两千,却民风淳朴,司姓一家,从司家庄村“走”出去的‘能人’的确不在少数,司春明,就是我熟悉的一个。

因春明大哥自小离家,我最初对他的印象是很朦胧的,见的也不多。他弟弟司春会倒是小村里很活跃的热心人,谁家婚丧嫁娶,垒垒拆拆,只要找到春会,总是有求必应。前些天,公爹装修老屋,就是春会帮忙贴的磁砖,那手艺自然是杠杠的好。

司春明,现居保定,结识他,缘于我在无极走四方平台发表的一篇小文,有幸让他瞧见,很是欣赏。他兴奋地打电话过来,用的是满满的一口家乡话,像和老朋友聊天,口吻十分亲切。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生活的过客,有些人相见百遍,在你眼里也只是风景,而有些人,只需一句话,一个擦肩,就会在你心里沉淀下来,成为温暖。前两年的三月初,我和好友会肖去承德旅游,下火车时,顺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就巧遇上了春明大哥和大嫂,我们四人畅谈甚欢,相识恨晚。盛情难拒,我们决定同游,不仅跟随他一起拜访了他以往的同事好朋友,且受到了承德领导最尚好的礼待,食宿无忧,去各个景点都是他好友车接车送。几天的接触,我对司春明的了解豁然明了起来,在以后的日子里,心里便时时涌起一种感动。于是,怀着一颗钦佩的心,用我笨拙的笔,把我眼里的司春明,浅记下来。

一起走进《避暑山庄》,踏着这片美丽的皇家园林,我们谈历史,也谈自己,从春明和嫂子断断续续地闲聊中,我走进了他们的故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司春明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母亲早逝,因家里穷,13岁就辍学务农,14岁就当了民兵,他性格活泼,不怕吃苦,积极参加民兵训练,治安保卫,宣传群众等各项活动,小小年纪,就被大家推选为民兵连指导员,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队长。

他很风趣地给我们说起了那段岁月里一段青葱的回忆。十六岁的一个秋天吧,他和伙伴一起去地里干活,半路上同伴捅了捅他的胳膊肘,说:“唉,春明,后面那个女的是你媳妇。”他很好奇,悄悄蹲下身来,洋装磕铁锹上的泥土,偷眼向后瞧去——那是个模样清秀个子瘦小的姑娘,两条麻花辫,穿着花布衫。十六岁还不懂爱情,但能有个人,肯和自己过苦日子,何尝不是幸福的事啊。那年的冬天,在父亲的张罗下,他把她娶进了家,她比他大四岁,他喊她“赵大姐”。

婚后的日子更加艰辛,吃不饱,穿不暖,家徒四壁,院子里的一方石桌是新家唯一的家具。他听说当兵能吃饱饭,便每年都赶着去报名参军。

是的,他说,当兵的初衷,就为能填饱肚子。
十八岁,他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光荣地成为空军2480部队的一名解放军战士。到了部队,他努力进取,勤奋学习,加上有文学天赋,经常在连队写稿子,表扬好人好事,1971年,被任为五连三排七班班长,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四年后,被提升为四连三排长。

他说:“部队才是我真正成长的摇篮,一个不谙世事的农村孩子,走进部队的大家庭,战友情真,有衣穿,有饱饭,首长还让我上了初中文化补习班。”部队就是一个革命的熔炉,几年的军营生活,磨练了他的意志,丰富了他的经历,还武装了他的头脑,先后补习了高中,大专的文化知识。他的思想里,不再是吃饱饭那么浅显了,他立志要干出点样子来,报效国家,成为一名更加优秀的解放军战士。

说到这,来一段小插曲,说一下守在家里务农的嫂子。都说嫁鸡随鸡,嫁夫随夫,丈夫一走几年,未曾回家,让人牵肠挂肚。思夫心切,她把家里落了锁,背上小包袱,左打听,右打听,大字不识一个的她,硬是寻到了部队山脚下。她无不动情地说:“当他从山上跑下来的那一刻,俺整个人呆住了,这哪里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啊,个子整整长高了一大截,崭新的军装,腰束皮带,英俊威武,直看得俺心花怒放,甜到了心坎里。”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到哪,她就随他到哪。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千锤百炼终成钢,从普通小兵到二营营长,他就是揣着坚定的信念,踏着勤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1978年,抗洪救灾,他身先士卒;北京军区举办的的华北地区的军事演习,他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率领二营三个连队为空军四大部运输物资,他尽职尽责。一次又一次的表彰和一册一册荣誉证书,就是他工作的真实写照。

 

 

三月的避暑山庄,枝径云堤,松风万壑。妖娆的山花从山腰处斜斜地秀出身姿来,倒映在清凌凌的湖水中,靓丽的游船在洲岛与碧波中穿梭不止,我们几人坐在热河泉边的石块上,又敞开了话匣子。

1985年,部队精减百万,他从部队转业到了保定地委办公室工作,因为是正营级转业,地方不安排职务,一切需从头干起。他毫无怨言的做了一名司机,脚踏实地地做起了服务工作。军人的气度在哪都是闪光的,因为工作踏实,为人实诚,他多次受到保定地委和行署的表彰,1991年,保定地委任命他为老干部科科长,因成绩出色,又升为老干部局副局长,局长。从一名司机到一名局长,有着他无数的汗水和功绩。

他说:“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就是我的座右铭。人生不仅要付出,还要学会感恩,我这一路走来,离不开党的培养和领导的关怀。”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2001年,市政府对干部进行考核,他以连续三年的成绩突出和良好的口碑,荣立二等功,奖励一级工资,先后被评为“全国老干部先进工作者,保定市直属机关优秀党员”;并且参加了老干部先进工作者的表彰大会,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非常荣幸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在政协第十届代表大会上,他被推选为政协保定市委员会委员,后增补为常委。

在老干部的工作岗位上,他兢兢业业,一奋斗就是十七年,他砥节奉公,正直无私;为了老干部的一切,他呕心沥血,至今都被老干部们称为“贴心人”“好局长”。

 

 

乡梓之恩犹未忘,暮年不废报国心。退休后,他组建了战友群,家乡群,谁家有困难,他都带头慷慨解囊,助人无数;老家里那一群老民兵,他隔三差五回来聚一聚;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发小,他几次三番相邀到保定小住;他对他的司机,胜似对自己的亲人………他为人谦逊和善,和他谈话我们特别的轻松,没有半点拘谨感。我们可以放肆地问,放肆地说,放肆地笑,每每下车,他都抢先为我打开车门,我打趣地说:“哥呀,你这么个大局长每次都为俺开车门,让妹子情何以堪啊。”他就是那么爽朗地哈哈哈大声笑,“高兴就好,高兴就好!”怪不得嫂子说,他从来都不言生活中的苦,那些个苦都被他咽下了。

谁的人生也不尽是坦途,那些岁月的伤,就让它随风吧。

细心的我还发现,无论去哪,司春明总是牵着妻子的手,从来没有放开过。第二天,我们一行人登上承德的‘外八庙普陀宗乘’之庙,蜿蜒而上的木梯依山就势,嫂子走起来有点吃力,春明大哥背起他的赵大姐,健步而上;午后的山风伴着桃杏的芳香,微微寒凉,湛蓝的天空中大朵大朵的祥云,自在游移,高大宏伟的大殿宝顶,金光闪闪。他们两个靠着栏杆的一隅,他把她环在怀里,她为他整理着领角,全然不顾身旁还有奔走雀跃的我们,自顾自的像年轻人似的秀起恩爱来,不禁让我和会肖艳羡不已!

几天的游玩将要结束了,我们去宾馆收拾衣物,走到电梯口,春明大哥突然说:“你们先去,我有点累,在凳子上坐会。”我们迅速收拾好行李下来,发现他和嫂子早已拿着行李箱等在楼下,我好诧异,怎么会这么快?他说:“叨扰老朋友多日,这宾馆的费用价格不菲,我早上就悄悄把房间退了,省得回来晚了算上房费,行李就放在客厅里寄存,这样可以让老朋友省一点钱。”很平淡的一些话,不禁让我肃然起敬,短短的几日相处,他的人品和胸襟,就像一面镜子,让我时刻端正自己的素养和思想。

在分别后的漫长岁月里,我总是不由得在家人面前提起他,他的品质,他的勤奋,一直感染着我和我的家人。

去年年前的时候,他回到老家来,又和村里的一些老民兵老发小聚在了一起,我应他之邀坐在了他们中间。他还是那一口地道的家乡话,和老伙伴们勾肩搭背,俗话连篇。聊到尽兴处,大家以敲着筷子为节拍,唱起老歌来。十几个七旬的老人,放声唱着,笑着,笑着笑着,又哭了—–

 

那天在朋友圈里发现司春明的战友对他的评价,感觉实在恰如其分,便复制于此,做文章的结尾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