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办公室进来找工作的小伙子,他说自己不要工资

1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天已经稍稍有些变暗了,我们都收拾手头的活儿,准备着要下班。

司机随笔的图片

猛不丁地进来一个小伙子,看上去才二十岁出头,脸色焦黄焦黄的。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太瘦了,夹克瞅着把他整个都裹在里面了,一条窄窄的黑色牛仔裤,他穿着还在腿上晃荡。

 

办公室从早到晚都会有人进进出出,不是付货款的,就是结账的。

 

所以,来个人我们并没有在意,每个都只顾埋着头干自己手头的活儿。

 

小伙子对我们所有人说:“我想问问你们这里还招人吗?”

 

老板娘头都没抬,随口说:“都快过年了,我们厂里马上就要放假了,还招什么人,不招人了。”

 

小伙子看到有人搭话,就走到老板娘办公桌前,对老板娘说:“我不要工资,只要给我一口饭吃就行了。”

 

 

听了小伙子的话,我们个个都抬起头来,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莫名其妙,居然还有人不要工资。

 

小伙子的话,显然也让老板娘听愣了。

 

房间里一阵安静,又是一阵子惊讶的吃吃笑。

 

小伙子接着说:“你们不要笑,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要工资,让我干啥活都行,给我一口饭吃就好了。你们或许不相信,我从昨天晚上就没有地方睡觉,昨天就没有吃饭了。”

 

老板跟老板娘说,给他两百块,让他走吧,都快过年了,厂里都放假了,哪里有什么工作。

 

老板娘就在包里翻找,看看有没有200的现金,老板递过来两张。

 

小伙子拿到两百块,嘴里嗫嚅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

 

 

2

 

很快,我也拾掇好下班了,骑着自行车回家。傍晚的风很贼,从脖子,袖口直钻进去,让人猛得打了个冷战。

 

在红绿灯路口,红灯还有70秒要等,我就扭头四下里看看。看到对面的马路上有一个细仃仃的身影,黑色的夹克,黑色的窄腿牛仔裤,不就是刚刚到办公室的小伙子吗?!

 

等到绿灯,我赶紧骑着自行车撵上小伙子,叫住他,跟他说:“小伙子,我看你特别亲切,长得就跟我弟弟差不多。”(实际上,我弟弟有178的身高,很魁梧,活脱脱一个西北大汉。)

 

他羞涩地笑了笑,准备继续走了,看他的眼神,知道他没有认出我。刚刚在办公室他光顾着找工作,不会注意到埋头坐在角落里的我。

 

我又叫住他,跟他说,我有些低血糖,头晕乎乎的,眼睛发黑,感觉要栽倒了,你能不能送我去饭店,喝一杯红糖水就缓过来了。

 

小伙子忙不迭地一口答应,帮我推自行车,我也就跟着走在后面。

 

3

 

到了饭店,为了感谢小伙子送我过来,我们一起吃饭,我知道了他的故事。

 

他让我叫他小远,家在陕西,妈妈在他刚出生没多久就没了,爸爸出去外面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

 

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后来爷爷奶奶也没了。

 

来台州是因为听村里人说,这里的厂子多,工作好找,村里人说一个月能赚六七千,这才来台州的。

 

正说着话呢,饭菜端上来,热乎乎的鱼头炖豆腐,干煸四季豆。我跟小远说,我都饿了,我们先吃吧,先吃一点再聊。

 

鱼头汤喝下去几碗,小远的脸变得红彤彤的,眼睛也闪着光,再也不是我在办公室看到的那副拘谨的样子。

 

小远接着说:“反正家里也没人了,也没啥挂着,我就寻思着也去外面找个活路,没想太多。谁知道疫情越来越严重,出来就回不去了,而且快过年了,一天问了五六个厂都不招人。”

 

“在外面找不到工作,又要吃饭,又要住宿,几天就把钱花光了。”

 

我说:“这点小事,怕啥,找个包吃包住的工作不就行了。都这个时间了,马上过年了,厂里肯定不招人了,员工早都急着跳脚想回家了。”

 

“去酒店、自助餐厅,火锅店……他们过年都营业的,外地的员工要回家,他们肯定急着要招人。”

 

图片

 

“对了,前几天我去中盛,路过一家中餐馆,门口有个招人的红牌牌,包吃包住呢,去那家看看呗。”

 

小远脸上也有了笑影,说:“我待会就过去看看。”

 

我说:“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小远坚定地说:“没事,我自己能行的。”

 

我说:“我相信你,都会好起来的。”

 

4

 

走出门的时候,路上一溜儿的路灯刷地一下全亮了,暖色的灯光铺满了整个路面,一直到看不到的尽头都是亮堂堂的。

 

我们在餐厅的门口分别,我看着小远走进那条暖色的路,身影越来越小,直到看不见。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