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黑山沟的变迁

相识黑山沟,已经有四十多年了。记得第一次去黑山沟,还是1975年的7月。那时候就听人们说,黑山沟是一条老穷老穷的山沟子。老百姓中流传着一段顺口溜,“黑山沟,黑山沟,鸡猪漫街走。柴草房前垛,污水四处流。雨季发洪水,遍地大石头”,我还有点将信将疑。

1975年7月,暴雨连绵。那年,我被抽调到公社的下乡工作队,因公务去黑山沟搞调查。25日那天上午,我骑着自行车就去了黑山沟。下过大雨不久,洪水冲走了架在锡伯河上的木头桥,只能扛着自行车淌水过河。过了河一看,却根本没有路眼。通往村里的小路已被冲毁,到处是淤泥和山石。自行车的轮胎沾满淤泥无法转动,我只好扛着它艰难地前行。村里的房子大都是陈旧的茅草房,大部分庭院是没有院墙的,用篱笆围起来的也只有很少的几户。山上光秃秃的,山坡地被洪水冲刷的沟壑纵横。给我的印象,这里是一个原始而破败的村落。除了荒山石头和垃圾,简直一无所有。据说,当年的黑山沟人均口粮不到300斤,工分日值两三角钱,几乎年年靠吃政府返销粮度日。

司机随笔的图片

转眼30多年过去了。第二次踏上黑山沟的土地,已经是2006年夏末了。应村委会之约,我去给村委会建村民活动室做设计和预算。锡伯河上虽然已经建起了混凝土便桥,通往村里的路也有所改进,但路很窄,弯弯曲曲的。路边堆满了垃圾、粪便和柴草,贫困的阴影依然浓浓的笼罩着这个小山村。走进村委会,门口左右的两座小土房,一个是小卖部,一个是小药店,那还是解放前夕的老房子,早已经破旧不堪。村委会的办公室虽是后来建的,但也很简陋,东厢房也是老房子,已经摇摇欲坠成了危房。窥一斑而见全豹,黑山沟,依然穷啊!

穷则思变。当时的村两委新班子组建不久,他们团结一致,下决心领着村民摘掉黑山沟的穷帽子。黑山沟村的村民们在村委会的领导下,首先从整修村路、改善交通做起。家家户户一起出动,有人出人,有车出车,从沟门起步,填沟挖坎,搬动乱石,平整路面,垫土铺沙,很快一条沙土村路就修出来了。紧接着,村委会号召村民开展了“清垃圾、搬柴草、建畜圈、植树造林”活动。这项活动持续了两三年,收到了显著成效。村路两侧开始绿树成荫,一座座荒山也开始披上了绿装。那时候进入黑山沟,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舒爽!

经济发展了,村民生活条件改善了,村里又开始修了混凝土路。这条路从锡伯何边起步,重新建造了锡伯河混凝土桥梁,然后把混凝土村路一直修到黑山沟里最远的村子,全长有8公里。这条路沿着黑山沟盘桓而上,从高山上往下一看,就如一条哈达凌空而下,蜿蜒曲折地铺在黑山沟的胸膛里,令人心旷神怡。再后来,村里在上级的支持下,又有了一条通往镇、旗两地的新路。这条路从黑山沟村路开始,沿西山根盘桓延伸一直与赤承公路连接,平坦宽阔,村民们通往镇、旗的交通条件更加便捷了。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黑山沟村民在党支部、村委会的领导下开始走上了脱贫致富的路子。

后来我又跟随作协多次去黑山沟采访参观。沟外的水浇地全部建成了大棚区,鳞次栉比非常壮观,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平坦的混凝土路面像一条巨蟒蜿蜒盘桓直通山里。路边的垃圾不见了,栽上了杨树、果树和松柏。很多村民建起了养牛场,一头头黄牛摇着尾巴在悠闲地吃着草料。村委会院外的老房子已经翻盖成两栋大瓦房,一栋是合作医疗卫生室和养牛专业合作社办公室,一栋是万村千乡农家超市。走进专业合作社办公室,里面设有财务室、会议室,墙面上悬挂着专业合作社章程、创先争优活动流程等大幅图版,桌椅整齐干净,电视机功放机一应俱全。东厢房也已经翻建一新,成为村民活动场所。迈进小院,第一印象就是洁净优美,错落有致,令人心旷神怡。变化竟然如同天壤,真是地覆天翻啊!再后来,村委会又建成了两层小楼,从沟门到沟里,所有的村庄都改建成了大瓦房、砖院墙,大玻璃窗明光瓦亮,成为全国新农村建设的先进村,受到了旗、市、自治区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奖励和表彰,步入了“全国生态文化村”行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