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春日看花花看我

院里的那一棵杏树已经完全绽开了——之前好几年我一直以为是早樱,但今年识图君一再表示是杏树。好吧,姑妄听之,心里却始终觉得与街头那几棵杏树不同,暗暗念着待到结果之时一定要再甄别一下,看它到底能不能结出杏儿来。

 

虽说是俗人一个,跟不确切的答案较劲,但也并未忽略它此时正盛的明艳。它长在楼东侧,楼上当然看不到,可是取水的时候、丢垃圾的时候、取快递的时候能看到,且每次看到只要能腾出手来都会拿出手机远远近近地拍照。周围有人走过,看看我又看看花,他们也许觉得庸俗不堪,或许认为是附庸风雅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院外的杏树

 

可是忍不住啊,它们多好看啊,而且多么慷慨!北方短暂春天里的短暂花期,只有那么几天,这一树树生命毫不吝啬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最极致的美,让被寒冬的素淡萧条了多时的眼睛和心灵忽然受到冲击,这礼物丰厚得简直让人手足无措。

 

周作人说:“春天的是官能的美,是要去直接领略的,关门歌颂一无是处。”所以在这个时节总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迟滞的脚步,而且对周围所有花期的信息都敏感起来,对每一点颜色的捕捉也显得机灵了许多。生硬的变得柔软,隔膜被一一击破。

 

灿烂在这个春天里的何止是杏花,早春的腊梅,抢先的迎春,随后的连翘,清新的嫩柳,含苞的玉兰,娇羞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梅,遍地萌发的二月兰里夹杂着细小如指盖的碎米荠和婆婆纳,缓缓覆满枝条的紫荆和喷雪花虽然体量不同,却有着同样迸发的力量。紫叶李又来赶趟,有性急的已趁天暖仰出娇俏的小脸。其后还有无数的碧桃、海棠、晚樱、鸢尾、蔷薇、石榴……多么纷沓又多么有顺序,每一年的每一个春天似乎都一场场喧腾类同,但又美出永不重复的灵动。

 

我举着手机虔诚地和所能企及的每一朵怒放在春天的花交流,虽然我知道这种方式十分笨拙,并不能撷取它们美好的万分之一。可是在这样的一刻里,内心是如此柔软而安静,与生活的误会在与花的对视中遗忘和消解。自然之美无限,在所能得到的有限里,我只愿做一个沉醉其中的欣赏者。

 

我来看花,花令我轻盈;料想花看我,亦不会沉重。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