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永胜寨 史村河

回到家门口,我才想起来我还没有看宝宝昨天发给我的议题。

连日下村的瓮山,永胜寨跑。

短时间内,使我对一段路,一个村子,一个寨子有了密集性了解。

当下午大家坐在史村河的会议室研讨上面话题的时候,我困到鼻涕眼泪直流。

我告诫自己要撑住,为期几天的下村之行就到尾声,再坚持一下。司机随笔的图片

裴池善老师,安馆长,王国瑞老师,孔长河老师,两个刘老师,两个牛老师,一堆致力于各方面研究的人和下村镇的相关领导、史村河村的负责人一起,在参观了永胜寨,三宫六院之后,开始讨论。

维度总是多方面的,官方主渠道的申报,民间的集资,社会资本的借力,文化艺术集群的打造……

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对永胜寨,对三宫六院的保护出谋划策。

而我,也只能从自己的思路去提几点建议。

什么是可行的,是可操作的?

要以小打大,要使巧劲。

就像裴老师说说,这是永胜寨最好的时候。

希望由此开篇,在“助力永胜寨 义工义举之后”,把对永胜寨的修复性保护,把对三宫六院的原初性回复提到日程上来。

如累砖瓦,一石,一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