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春水东流去

“妖刀”出鞘 · 三式破风

也许,它是向着东去的。
水中并无落花,落花早就在前些天随了它。

水草在流水的冲刷下飘摇,像水中舞动的幡。
水声,或潺潺,或哗哗,或隆隆……
老马说,今天就是丰水季的第一天,水量大,那是自然。

远处,要走过弯弯曲曲的小路,杂草郁郁葱葱,如织锦绣;黄色的秃疮花绚烂夺目,开成块垒,;柳荫倒垂,黄栌生烟。
细雨点撒的时候,我们任性走在河边找寻苏子的况味。

一蓑烟雨任平生。
许多年没有这样在雨中了,茫然四顾,稀里哗啦。
避雨,也就成了可堪回味。

春水东流去的时候,青山也就远了。
妻子说,一年草绿,一年枯。这世间的事倒也神奇,关于生命,是谁挡也挡不住的事情。

从涵洞里转山而过,一边是阴,一边是雨。
太极湖下游大坝下清淤蓄水的时候,丹河桥正在春风中沐雨,一桥横跨,碧波许些。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