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个黄河大堤的星期天

爸爸说去钓鱼,在我欣然答应时并没有想到会驱车四十公里去黄河大堤,以为会像上次直接去一个不小的养殖鱼塘痛痛快快钓上几条,殊不知为了垂钓的乐趣几位叔叔伯伯专门选在了野外的河湖边。
四十公里的车程好久没有过了,这开到一百迈的速度除了去年暑假上高速,在濮阳市区可见不着。
不知道怎样就驶上了大堤,是梯形的形如山脊的形状。我很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特别是去往远方的路上,不管景色是否单调地在天空、村落、土地间切换,不管美丽的事物是否从车窗在眼前一闪而过,单调却不会死板,一瞬也会在脑中形成长久的印象,忙忙碌碌的生活里能有多少这样的时刻?

司机随笔的图片
堤的一侧是零散的水塘,一侧是看上去低矮的村落,近处是生长着片片青翠麦苗的碧绿田野——说是田野,可面积是不大的,一块一块的土地叫褐色的土或灰色的路分割了,但麦苗绿油油,是许久不见叫人眼前一亮的绿色,绿的有生机,初春是真的来了。
沿一条飞着尘土的小道走到湖边上,叔叔们备了很多渔具,渔竿的种类也不同,有种叫海竿,可以摇手柄的收放线的长度,线上 上上下下好几个勾子,末尾坠一个坠儿——我不知道专业些叫什么。目睹后觉着这种竿子抛出线的动作潇洒极了,人往后一撤(不撤应该也没问题)竿在身后,再奋力抡胳膊往前头一甩,线在空中能呈一个又大又远的弧形,要停上好几秒才能听到吊坠儿入水时十分清晰的一声“扑通”,要往远的湖面瞅才看见入水的那朵水花和惊动的波纹。线入了水,渔竿头弯得更厉害。
太阳像是叫轻云蒙住了,光微微的,仍叫湖面涟涟的波光上闪烁着跳动的金光。去了另一个更大的湖,太阳完全没有了,风开始不停地吹,湖上原本在更远地方的鱼浮慢悠悠飘到跟前,然而又无可奈何它这样越来越近。几个人放置了五根竿子,收竿抛竿反反复复,我盯着一点儿动静没有的五根杆子走来走去来来回回,看到一点儿细微的响动都两眼放光,然而鱼儿们时常咬了食儿就跑,因此收线一看鱼与鱼食已两空。
钓鱼要时间,这样等到下午一点左右,我还是去了大堤下的树林子和树林子下的黄色草坪,绿色在草坪上浅浅淡淡地夹在干草间,树是苍劲的黑,因为没有叶子。小时候在夏天来了一次,一片活泼的绿,那时的生机与热烈比这时的宁静要更有色彩些,然春天在枯草下和泥土里沉默的呐喊同样有力。
从大堤上跑下去真是有趣,如果没有因此摔个四仰八合的的话。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