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偷后场的痛

自从我昨儿打完羽毛球回来,我的大腿小腿左肩左臂就没感觉舒服过。讲真的,我突然感觉体育课上的内容……似乎也没有那么变态。

 

昨天下午我和小伙伴到市体育场的羽毛球馆打球。好久不来这里了,可人依旧不少,以至于就晚到了几分钟,我们就没占到一个整场。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开始我们在场与场的缝隙中打球,后来打得实在没意思,我们便暂且到一旁等待,希望有波人可以先行离开。

 

我站在一旁拿着拍,四处张望着。机会这不就来了吗!旁边球场上一位哥哥跟我说他要去换套衣服,问我要不要上来打一会儿,我当然不会拒绝,欣然上场。

 

在和对面不相识的朋友打了一小会儿之后刚才那位哥哥回来了,换了一身夏日的运动打扮——运动衣运动裤,头上束着发带,手上戴着护腕。他在背包里的四支拍中选择了一支后,走到对面的场上来,做好准备姿态:右手半举球拍,左手抬起手指搭着球拍杆,眼睛盯着我手中要发出的球,似是下一秒就要挺剑而起一般。这大概率是位专业选手,我也唯有严阵以待了。

 

羽毛球这个运动到最后靠的是感觉和耐力。对于球速快到来不及反应的扣球,你能做的只有凭感觉把球拍伸出去,好在托反作用的福,因为球速太快所以只要球拍伸对位置,球基本上都能打过网,至于耐力嘛……羽毛球绝对比你想的更折磨人。

 

比方说偷后场。

 

打羽毛球不是看谁打得高,打得远。有时羽毛球仅仅是被球拍轻轻一弹,擦着球网打过去。按我的套路遇上这种球我会以牙还牙,也让球擦着网往下落。这时对手只能把球往高了打,高球扣 杀自是再合适不过。

 

但实际上现在的局势却是我时刻处于被动:我把小球吊过来,对面的哥哥直接将球高高的打到后场,我只能匆匆往后场赶,此时球的高度已不允许我回击了,只能匆匆挥拍,勉强把球打到对面。对方轻轻一挑,球擦着网向地面落去,我忙不迭往前跑,就差鱼跃去扑救了。最后的结局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这样疾跑急停,后退前进。那些体育课上的蛙跳、鸭子步,比起在球场上疲于奔命真是好受太多了。而且因为人多,我们打的只是半场,如果打全场不知又会成什么样子。

 

究竟是谁发明了偷后场……不过羽毛球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达到极限才会有进步不是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