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第一天

抬头望望那只挂在墙上的钟,它的指针僵在那里。阳光在它的表盘上流转时我恍惚间觉得它还在走动,但它的指针始终僵在那里。不知在寒假的那一天,忙碌的齿轮停了下来,不再走动半步。

司机随笔的图片早上一点点醒过未,眼睛让台灯的光恍得睁不开一般。屋子里暗暗的,拉开窗帘却发现天已是亮了起来。对我而言,今天才算开学的第一天。

 

我的大书包里还装着上学期的课本与资料,匆匆忙忙把它们拿出来再装进新学期的课本。一切准备停当后我下楼向着学校跑去。天亮的一天比一天早了。

 

一切似乎仍是那么熟悉,大家仍没忘掉去年班中发生的各种事,产生的各种梗,早读时也还是叽哩呱啦地背“晋太元中,武陵人捕渔为业……”

 

第一天也不过是三百六十五天中极为普通的一天罢了,在这一天,老师们在处理去年的期末试卷,然后开启新学期的第一课。

 

翻开课本,一切都是新的,化学课上我打开久违的化学笔记本,上一篇的日期还是1月13日,我写下2月23日的日期数,然后记下新的知识点。

抬头望望那只挂在墙上的钟,它的指针僵在那里。阳光在它的表盘上流转时我恍惚间觉得它还在走动,但它的指针始终僵在那里。不知在寒假的那一天,忙碌的齿轮停了下来,不再走动半步。

 

跑操的时间修改了,改在20分钟的小自习后面。这样倒也好,我不用跑完操气喘吁吁地再回教室写老师布置的每日一练了。

 

最后一节课结束,下课铃打响,我象征性地看了眼钟表。起身,回家。

 

到家我把抽屉里的手表翻出来,戴上——一直依靠铃声判断时间总也不是个办法。

 

寒假里的时间总是按“一上午” “一下午”去计算的,现在时间精确到分钟,我还得借助手表查看时间。

 

我掐着点写完作业,然后穿上校服走出家门,外面的阳光已让人有几分暖意。

 

白天在一天天变长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