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只是近黄昏

前天老师就发出通知说要进行核酸检测。我按照通知来到学校大门口,只见一片人声鼎沸,仿佛大家来是要开一个盛大的party。

 

等到老师按姓氏小组排好队现场方安静了些。我是一组组长,谢老师问我我们组人来齐了没有,我说都来齐了。后边有人提醒我,寇冠宇还没来呢。忙向后面张望,却见冠宇从长长的队尾向我们赶来。于是我说:“这不就来了么。”

 

30天过去同学们面孔仍旧熟悉,还是原来的样子。做核酸的过程因为写过很多遍所以不再赘述。起码今天的核酸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距开学只有48小时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下午妈妈回来说要跟我一起去戚城公园逛一圈。我们走下楼,看见太阳带了几分倦怠歪在天的 西半边。

 

小区的西门在前不久刚刚解封,不必再绕远。我们顺利走入戚城公园——它又恢复成全天对外开放。公园里三五枝梅花开成一群,红的,黄的都有,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早春游玩的人们。小木屋那里开始卖起了风筝,放纸鸢的季节又开始了。

 

去年刚刚种下的草坪一改往日的稀疏,黄色干草已经连成片了,相信它们不久就会发出新芽的。

 

公园中的羽毛球场仍是没有空位子,我的手里

也没有球拍。

 

继续往前走着,边走边想今年的这个寒假:开始明明有那么多空闲,却因为有疫情而束缚重重,后来想去的地方能够去了,只是离开学也就剩那

么十几个小时了。

 

夕阳将天空映出一片黄色,黄色在不断加深变为橙色,看上去很是漂亮。

 

只是近黄昏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