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抑郁日记:能不能叫你宝贝。

Wilson问我:能不能叫你宝贝。

我说随你,你想叫我也拦不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Wilson会叫我宝贝,我自从被他逼着叫了次哥哥后,现在叫哥哥越来越顺口。

我的微信收藏里面,置顶的是两条语音。

一条是Wilson发的“早上好,宝贝儿。”

另一条是他喝醉了问我“宝贝儿,想我了吗。”

那句想我了吗还带着尾音,好像被欺负了一样,让我心软的不像话。

我每次情绪不对一直哭的时候,就会反复地点开听,只有这个能让我觉得好很多。

十四个小时的时差就是我情绪不对的时候,他那边正是黑夜,我只能靠着这两条语音才能熬过去。

Wilson跟我说: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

但是我还是想看看我自己能不能扛过去,如果我自己能扛过去,也不用他担心。

其实我在害怕,我怕我打过去的电话没人接,我害怕那种希望落空的感觉。

昨天又开始哭,九点多给Wilson打电话,一直哭。

Wilson在电话那边一直哄我:宝贝儿,没事不要紧,别害怕。

我知道大家都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但是我不喜欢我这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大概是前十几年眼泪憋的太狠了,现在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跟杭州的梅雨季节一样。

我想起我小的时候,爸妈感情不顺,于是我就变成了那个出气口,写的不好看要挨打,洗衣服洗衣粉放多了要挨打,打的狠的时候,整个背和屁股都是黑的,家里炒菜的锅铲都打断过。

打我的时候还要求我不能哭,哭就会打的更厉害,所以后来就再也不哭了。

上了初中后,看到别的家长和孩子的相处模式,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的爸爸妈妈是不打小孩的。

Wilson上次不太好的时候,给我发消息,我手机静音没回,后来他一个人熬过了一个晚上,然后告诉我好点了。

如果我自己这辈子都跟抑郁症沾不上边的话,我无法感受那个晚上他有多难受。但是当我自己体会过那种整个世界荒凉贫瘠毫无生气像是不见天日的漫长冬天的感觉后,想到他一个人熬过的那个夜晚,心里就和针扎了一样。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我生病的时候,他还一直安慰我:不要紧的,不要害怕,我陪着你。

我跟他道歉,说我没有接到他的电话,让他那么难受。

我明明答应过他,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他这边,但是伤害他的也是我。

Wilson说没事,都过去了,你不要自责。

我丧失了我的食欲,丧失了我的性欲,我好像对这个世界所有的好的坏的感知都消失了。

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大概就是和Wilson说好去巴厘岛看落日,还没有成行。

Wilson以前开导我,说生死已经看淡。

六月份我外婆去世的那几天,我坐在灵堂里守灵,山里的夜很静,又很黑,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我说:哥哥,这个世界上疼我的人,又少了一个了。

Wilson说:别怕,还有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