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稻草人

单刀直入 · 三式破风

地头,会守着一个人,看到麻雀飞来就大声呼喊,把它们撵走。
今年的麻雀们也分外的多,它们凑在一起,一群足足三五百不止。每当麻雀飞来,就像是一片飘忽而至的乌云,它们会在半空里盘桓,翻滚, 选择可以落脚的谷子地。如果地头没有人看守,也许只消片刻功夫,麻雀们就会欢快的把那些谷子连吃带造的糟蹋掉。一块地的谷子也就不再会有收成,只剩空壳的谷穗黑青着脸。
当麻雀成群,放鞭炮,呼喊都不足以把它们赶走,它们有组织的试探,踩点,抢食。人与雀之间,像是在做一场斗智斗勇的战争。

人总不能一直待在地里,于是就会想出一些用来驱赶鸟雀的办法来代替。拉反光条,挂风铃,扎稻草人。
稻草人,或许不一定是用稻草扎的,但它们是最像人的。穿人的衣裳,戴人的帽,张开双臂,手持丝巾……
除了在风中飘舞的丝巾,稻草人可以把自己扎在地里,一步也不走开。也许,一开始那些鸟雀们会信,会把稻草人当人,会躲开那些有稻草人职守的地,到其它的田地里去觅食。但是一旦久了,麻雀都会识破人的诡计。不在把那些杵着的稻草人当人看,它们会该吃吃,该闹闹。有甚者,还会大着胆子落在稻草人的头上,肩上歇脚。
于是,人只好把自己往地里一杵,看到麻雀们成群的飞来就手舞足蹈的呼号,像极了电影里土著人打的呼哨。

这时的麻雀们也早已不再把人当回事,它们并不飞远,只是飞来飞去,或落于树丛,或落于山坡,找寻着一块没有人的谷子地。
人看(kan)鸟雀的时候,鸟雀也在看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