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在前夕

一想到后天便是除夕,我就要觉得日子过得太快了些。这样的感叹每年都要发出几次,却每次都令人唏嘘不已。

 

上午妈妈让我把窗户上、门子上的旧的窗花和福字揭下来。这是每年都要经历的事情。我把窗花四周边贴的透明胶揭下,然后将红红的窗花从窗户上取下来。房间的门子上的“福”字也这么一一揭下来。

 

看着空荡荡的房门和窗户,我反倒有种奇怪的不适应感,看惯了感觉没有什么,突然把它们取下来,心中莫名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不过明天新的花门就又贴上去了,除夕就在后 天,大家有一阵时间忙活了,快乐又温暖的忙活着。

 

此外,还有更多利好消息——郑州的绿码上去掉了星号;电影院在二月一日开业;濮上园已是对外开放……未来已有了更多美好的期待。

 

不过在期待未来之前,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等着我——理发。人家理发店明天就要闭门歇业了,此时不理,更待何时?想来与我抱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妈妈帮我约好时间,我自己慢慢往理发店走,边走边想网上新年理发的种种惨烈景象——Tony老师心中“稍短一点”究竟是短多少?没有人知道。好在理发店和理发师都是熟悉,相信惨剧并不会发生,嗯,不会发生。

 

理发店果然人来人往,理发师理发时不时问几个问题,除了“专业性”的“刘海儿这么长行吗?”“上面厚度可以吗?”之类的,也掺杂着几句家常:“今年过年还走亲戚吗?”

 

“看情况吧,就是走也走不了几家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理完照照镜子,“惨剧”果然没有发生,我哼着小曲儿走出店门。

 

现在,对未来的期待又更盛几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