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昨天下午宇轩让我去他家写作业。

 

然额,作业是上午就早早写完了的,于是我就带着随笔本登宇轩家的门。进门阿姨就说:可能写不成作业了,他们仨正院儿里打篮球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反正只剩随笔了嘛。

 

我也来到院子里,只见宇轩,乐胥、琪涵正在院子里投球,加上我四个人,我们便分成两派。院子毕竟不是真正的球场,篮筐只有两米多高,轻轻一跳便可摸到,所以想要得分还是十分容易的。只消一个人出了我们自己规定的三分线,然后把球抛给在篮下等待的队友,而队友只消把球“放”入筐就好了。不过院子嘛,有时最大的干扰反而不是来自对手的——一颗棵樱桃树常常“盖帽”把球拦下来;一块儿不太平整的地砖也可以让平稳地运球中断。不过谁还在意这些?就是玩儿嘛。昨天的状态还不错,我在“三分”线外投中好几个。

 

大家玩篮球玩厌了,便进屋——还是玩儿。

 

不过这次玩儿的可就高大尚起来了——中华传统文化写春联。

 

没有强制性的要求也没有什么固定的任务,写春联,写福字也开始有了像“玩”一样的氛围。我不由想起《红楼梦》中大观园里贾宝玉一行人写诗作对。对他们而言,那是一种极有趣儿的游戏。而几百年后这游戏已成为现代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一种能力,一种素养。

 

“玩”有许多种,花天酒地是一种,一起书写对联亦是一种。我们可以体会到不同的快乐:你看那墨香在空中弥漫,墨痕划过,在红色门方中留下成长的印迹。

 

瞧,多么高雅的玩法。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