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全员 核酸 检测

“禹州全员核酸检测出一例阳性”“广东珠海检出七例阳性”……
真不知道本土病例中那奥密克戎是如何滋生出来的,像个幽灵一样四处游荡。濮阳今天也迎来了第一轮全员核酸检测,全城都忙了起来。
妈妈作为党员干部去小区做了志愿者,我在家估摸着哪个时间点儿去排队人会少些,但也心知肚明上午这一段无论什么时候人都不会少,长队是免不了的。
小区很有规划被分成三份去不同的检测点,人也没有拥挤混乱无序乱哄哄一片,周围的马路车少、宽阔,平时就很安静,因此今天看这排的队也没有想象中让人糟心。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外面也不如想象中暖和,冷风一点点轻轻抚过我没有帽子遮挡的脖颈,遂凉透全身。
我手里紧拿着小区出入证,上面贴着我的核酸检测码。这张纸片夹在一个工作证件夹牌里,大小关系严重不符,小纸片放在这个卡夹中有些空。
昨天晚上在家到处找一个能装这张纸的卡夹,找到的是我一直挂在架子上的去年夏天那张属于生物地理信息的准考证。我把里面放的三张证取出,准考证上有我一照片,有时间和地点,于是又想起那时候种种场景——有点恍惚,现在疫情又有新的一轮,我把这张疫情期间的出入证放了进去。这上头的我可去比准考证上的好看。
队伍走的不慢却太长,从楼的阴影处挪移到阳光照耀的地方,排队无非是这样,走走停停时快时慢,一步一步从遥远的地方走到曾认为遥远的目的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离检测的红篷子近了,先让人家扫了码,有红马甲的志愿者,有穿防护服的志愿者。再往前排了一段是检测的篷,两队两名检测员,远远就能看到他们的护目镜上白色的细密的水珠,真是辛苦!

妹妹因为那种难受劲儿难受了好一会儿,旁边有个小朋友测完嚎啕大哭。我庆幸就不识别是鼻咽拭子,那种感觉想都不敢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