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积累摘抄

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的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的没有到来。司机随笔的图片

街巷背阴的地方,冬天残留的积雪和冰溜子正在雨点的敲击下蚀化,石板街上到处都漫流着肮脏的污水,风依然是寒冷的,空荡荡的街道上,有时会偶尔走过来一个乡下人,破毡帽护着脑门,胳膊上挽一筐子土豆或萝卜,有气无力的呼唤着买主,唉,城市在这样的日子里完全丧失了生气,变得没有一点可爱之处了。

他撩开两条瘦长的腿,扑踏扑踏地踩着泥水走着,这也许就是那几个黑面馍的主人?看他那一身可怜的穿戴,想必也只能吃这种伙食。瞧吧,他那身尽管式样裁剪得勉强还算是学生装,但分明是自家织出的那种老土粗布,而且黑颜料染得很不均匀,给人一种肮肮脏脏的感觉。脚上的一双旧黄胶鞋已经没有了鞋带,凑合着寄两根白线绳,一只鞋帮上甚至还缀补着一块儿蓝色补丁。裤子显然是前两年缝的,人长布缩,现在已经短窄的掉在了半腿把上;幸亏袜腰高,否则就要露肉了。

开学这些天来还没正经的上过什么课,全班天天在教室里学习,讨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每当他从校门外的坡底下挑一担垃圾土,往学校后面山地里送的时候,只感到两眼冒花,天旋地转,思维完全不存在了,只是吃力而机械地蠕动着两条打颤的腿,一步一步在山路上爬蜒。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