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和硕端静公主与额驸噶尔藏(一)

成吉思汗时期,兀良哈部出了三位大英雄。他们追随圣祖成吉思汗远征欧亚,东讨西伐,为建立大元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勋。他们是者勒蔑、速布台、察兀尔汗哥仨,其中者勒蔑功劳最大,与成吉思汗关系密切方面远胜其两个弟弟,成吉思汗感念者勒蔑功绩和友谊,把女儿花荫公主下嫁给者勒蔑次子吉伯格,使朵颜山兀良哈部也列入了黄金家族的系列,号称“塔布囊”。

沧海桑田,几经变迁,明朝末叶,者勒蔑的子孙们迁徙到西拉木沦河流域,与先来这里的兀良哈部融合,对外统称喀喇沁部。因为后元大汗的察哈尔部屡次欺凌、排挤、歧视喀喇沁部,喀喇沁部与察哈尔部战事不断。喀喇沁部首领苏布台联合其他部在赵城一战,杀死杀伤察哈尔部4万余人。在回程路上,又截杀了林丹汗派到明朝领取奖赏银两的3千多个察哈尔人。林丹汗怒火勃发,倾全国之力征集了40多万大军,意欲与喀喇沁部决一死战。苏布台自度不敌,便率部归顺了后金,受到皇太极的极度重视。喀喇沁部在摧毁北元、夺取明朝天下的过程中,为清廷倾尽全力,可谓功勋卓著。

清廷封苏布迪之子固鲁思齐布为喀喇沁右旗札萨克授贝勒衔。固鲁思齐布死后,由其子班达尔沙袭职封郡王衔。班达尔沙死后由札什袭职封为郡王。这札什文武全才,谋略过人,两个儿子更是英勇善战,都有万夫不当之勇。长子噶尔藏、次子色棱,在平定布尔尼、三藩、噶尔丹等重大战役中,札什父子都战功卓著,尤其是噶尔藏更有救驾之功。

康熙十六年,康熙要在塞外建立围场,札什忍痛献出了大片土地,康熙在其所献的土地上建立了木兰围场热河避暑山庄。外八庙。康熙二十年,札什又一次忍痛割爱献出了古北口以外的大片牧地,至此,喀喇沁右旗只剩下不足七分之一的领土。为答谢喀喇沁王父子战功和献地之功,康熙决定把五公主端静下嫁喀喇沁王札什的儿子噶尔藏。

司机随笔的图片

端静公主芳龄18,体态端庄,小巧玲珑。她是贵人兆佳氏所生,因其聪慧灵巧,深得太祖母博尔吉特氏(孝庄皇后)宠爱,在太祖母身边长大,12岁时其太祖母病逝。端静公主自幼喜舞乐器,能歌善舞,尤擅长弦乐。这时听父母要把她远嫁塞外郡王的儿子,自然不愿意。当皇额娘把这信息透露给她时,她一口回绝,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生母兆佳氏时,生母也只是含泪劝说:“去吧,静儿,你皇阿玛决定的事是不能随意改变的,除非他自己收回成命。”端静见生母也是无可奈何,决定自己去找皇阿玛表明心意。

养心殿内,端静偎依在康熙身旁向父皇哀哀求告:“皇阿玛,你就答应别让静儿去那蛮荒之地吧……”其实康熙也舍不得让爱女远嫁塞外,但他毕竟是个以大局为重的皇帝,考虑到大清国的利益,为千秋伟业,不得不违心安慰端静:“静儿,那喀喇沁右旗,皇阿玛曾几次去过,那里山清水秀,冷暖适宜,牛羊遍野,五谷丰登。甭说别的,喀喇沁右旗那地方,树上长树,经冬犹绿,岂不是一项奇观!”端静听得出神,脸上浮现出惊喜神色:“皇阿玛,那是真的?”康熙得意地一笑:“怎么不是真的,父皇在那狩猎,惊起了一只梅花鹿,待我打马上前,未待张弓,它已经钻进茂密的树林,这时显现在我面前的是几十棵古榆,都有几搂粗细,巨大的树尖上长满翠绿的小树,那小树丛丛团团,像一棵巨大的圆球,上面长着无数棵状似玛瑙的红色果实,在那寒光积雪之下,生机盎然,分外夺目。把皇阿玛我都看得忘记去追那梅花鹿了。”见端静公主听得出神,康熙继续说:“那额驸的家世显赫,非同一般,他祖上就是元朝的开国勋臣者勒蔑,他太祖父苏布迪、祖父固鲁思齐布、父亲札什都是我大清朝的功臣,你嫁到那里,也不算亏了你这金枝玉叶。”

端静公主听皇阿玛所说,心中颇有所动,转而想起自己的意中人,立即定下心来:“皇阿玛,你一向疼爱静儿,为什么非要狠心地把我远嫁,甭管咋说,静儿只在你身边侍奉您,绝不远嫁。”康熙略感惊奇,一向温柔恭顺的端静何以为此固执,遂板起面孔:“端静,你平时是那样的孝顺,今天为何如此不通情理,圣谕已下达喀喇沁了,一切礼仪嫁娶时日均由宗人府处理,这岂能更改。”见皇阿玛不肯收回成命,端静公主低声哭泣。康熙大怒:“你哭什么?”端静哭着说:“我想我太祖奶奶了。”一听端静提到孝庄文皇后,康熙眼里也涌出泪花,自己8岁登基,擒鳌拜,平三藩,全凭奶奶在背后支持,没有奶奶的一力扶持,恐怕也没这大清的万里江山。孝庄文皇后就是皇太极四大福晋之一,叫布尔布泰,是蒙古科尔沁亲王之女,与姑姑、姐姐同嫁皇太极,三人同为皇太极福晋。布尔布泰足智多谋,且富有定力,佐皇太极平定天下,又佐儿子顺治登山皇位,其中难处非常人难以承受。顺治青年出家,又是她扶持幼小的康熙登上皇位,可以说没有孝庄皇太后就没有大清。此时端静提到她,康熙自然难过,虽然奶奶已逝去6年之久,但康熙仍怀念不减,端静是奶奶生前最喜欢的一个重孙女,奶奶过世时,仍频频嘱托自己:要善待端静。奶奶死时,端静哭得数日不食,大病一场。想到当时情景,康熙不禁声音哽咽:“静儿,不是皇阿玛狠心,其实皇阿玛也愿意让你留在身边,但满蒙联姻是我们大清国策,你想,咱满人少,力量薄弱,打天下、保天下还要靠蒙古人,咱们满人现在分到各地做官,比起汉人来简直是沧海一粟,咱们夺的是汉人的天下,要是有朝一日汉人起来造反,一人一口唾沫也把咱们淹死了。所以,自你老太爷爷时期就把满蒙联姻做为国策,你说皇阿玛能随意更改吗?你三姐荣宪去年下嫁巴林,喀喇沁和巴林相距不远,姐妹间也可以互相走动,以减思乡之情嘛!”见皇阿玛说到这里,端静不敢再说什么,自出生以来,这恐怕是父皇与自己最长是一次谈话。端静怀着感激而又失望的心情离开了养心殿。

其实端静公主不愿意远嫁喀喇沁,并非是嫌那里是边荒塞外,而是另有其因。原来她爱上了一个叫苏静的年青人,这苏静是汉人,祖籍苏州,祖上原在明宫廷乐部当教习,耳濡目染,十几岁即精通各类乐器,且喉音宏亮,各类曲牌剧目无不唱得令人拍案叫绝。且长得眉清目秀,英俊非凡,风流倜傥,性情温雅,此时20余岁,供职乐部,是端静公主的器乐教师。端静公主聪慧灵巧,音乐悟性很高。苏静耐心指导,教授得法,不久端静公主音乐技能突飞猛进、转臻成熟,因两人正值青春时期,耳鬓厮磨,日久生情,自然双双坠入爱河。端静公主虽在禁宫内束手束脚,在这里却是激情如火,倒是苏静大了几岁,较为冷静。苏静的变化也引起了父亲苏维清的注意,苏维清告诫自己的儿子:“儿呀,为父早看出公主对你有意,也看出你喜爱公主的意思,但你要知道咱们的身份,不要痴心妄想,咱们虽是宫廷乐师,除了比外面的乐师多挣银子外,还不如外面班子自由,咱们是汉人,出身卑微,公主是金枝玉叶,双方有天壤之别,你们要继续发展下去迟早是一场悲剧。你母早丧,为父就你这一个儿子,我不能失去你呀!”这苏静虽然热恋端静公主,但心有所虑,经父亲一说恰似泼了一头冷水,从头顶到脚跟一凉到底。心想,看来只有与公主挥剑斩情丝,让这没结果的爱情化为云烟了。决心虽下,但公主那娇小的身影仍在心中挥之不去。(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