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飞向大广场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应朋友之约,我穿好衣服,背上羽毛球拍,戴好口罩,直奔中心广场。

 

一路上只见人们忙着给树挂上彩灯。广场上也毫无冷清之感,老老少少在广场各个角落随处可见。我快步赶往门球场——我们约定好的地点。

 

远远地就看见门球场上张澈和勇搏在互相抛接篮球。我快步上前,也加入门球场上的队伍。不多时宇轩与一诺也到了,五人无所顾忌的在门球场笑闹起来。

 

开始宇轩和一位刚刚“建交”的小朋友踢足球,我和剩下几位轮着打羽毛球——可恨那阴魂不散的风,总是把球斜斜地刮到一边,打得没有多大兴致。宇轩那边小朋友走了,他便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这家伙昨天打篮球时脚腕受伤,除了踢足球时,都是这个样子。”

 

五人见张澈带的篮球,便决定回归“传统”——“耍猴”。一共三人二猴,猴在人中间,抢到球便可做人,投球的人自然悲催地过去成为猴。

 

游戏开始,篮球在空中不断划过道道弧线。两只猴子前后左右跑得不亦乐乎。勇搏把球向我扔来,我接球,环顾四周,猴1宇轩临时下场系鞋带,猴2张澈在我面前二米处。一诺在后面示意往高了扔。

 

我本想做个假动作:表面上是往高了扔, 实则是要抛出一个滚地球。于是我胳臂往后仰,一只脚离地,做扔铅球状。结果突然失去重心,就那么顺势倒了下去。前方一猴一人早已笑作一团。我挣扎着想把球投出去,没成想某“残疾猴”系完鞋带回来时直接一把抱走我的球。真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大家就这么玩着,后来竟偶遇大宝和小白,实在是奇妙。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天渐渐黑下来了,一群鸽子扑棱棱飞回巢穴,洁白的翅膀迷得人眼花缭乱。

 

时间终是不早了,就这么也带着愉悦,飞回去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