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腊八的思念

腊月初八进入腊月第一个农历节日,这天的炊烟是年底盛事开始的标志,袅袅地蜿蜒在房顶上空,延读着几千年的乡俗。在醇香的气息里,是游子想起了母亲的呼唤,想起了老屋的温暖,泛起了归家的情思。

 

那流传古今的童谣,“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这耳熟能详的声音永远在耳旁回荡,这是奶奶对我姊妹无可奈何的安慰。也是我们盼望一顿饱饭的心愿。腊八这天,奶奶说本来应该熬粥,或者煮面条,我们家穷的那来细粮白面呢?只有粗黑的高粱面,每年这天奶奶早早起床,准备腊八节的饭菜,我们姊妹都钻在被窝里冷的爬起来,一阵阵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弥漫着整个院落,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嗅到过的香味,我们急忙起床回屋,看见奶奶站在灶台旁,用擀面杖在锅里缠高粱面搅团,后面小锅里的土豆菠菜汤热气腾腾,散发出浓浓的香味,我看的口水直流,奶奶:“今天的饭怎么闻着味道特别香?”慈祥的奶奶嘿嘿一笑,“你这个馋猫鼻子真灵,我多倒了点油,多切了点菜,你就嗅到了香味。”饭终于上桌了,奶奶说今天的饭不用定量,我做的多,一定得剩些,这意味着年年有余,你们多吃一团搅团,这意味着团团圆圆,幸福满满。我们在欢声笑语中吃着平时吃不到的饭菜,谁也没有注意到母亲去了那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瞬间,母亲兴奋的端着一碗冰进来了,快来看今年的收成都好,无论东西南北的冰都泛起疙瘩,我们都把头伸向母亲的那边,看见她手端一碗冰,而且上面浮的胡萝卜片,白萝卜片,菠菜叶全部和水冻在一起,母亲高兴的指指点点,看这冰冻的一丝一丝,这就是麦根,麦子今年一定丰收,秋粮疏菜今年也不懒,全都结在冰疙瘩上。你们每人在吃上一块冰,今年一定大吉大利,我们含着甜甜的冰,望着母亲满脸洋溢着丰收的喜悦,感到了腊八节的幸福快乐,整个室充满了家的温暖,母亲腊八冻冰测验的习惯一直延续,但我们谁也没有注意这个测验灵还是不灵,总之这是人们在那贫穷岁月,对丰收的寄托,对温饱生活的向往。

 

夫去和亲人相处的岁月难以挽回,但流年往事笔依然能追,每当我追忆和父辈在一起的艰难岁月,总是雨如雨下,我们一家人虽然吃糠咽菜,但并不缺少快乐,如今被父母抛弃的老院子,蹲在原地,孤零零的守候着,祖母,父母已经住进了深山泥土,夜深人静时,偶尔回家看看,这原本热闹的老院,冷清清的在寒风中沉默,只有燕子留下的空巢装满了心酸的泪,一点一点的流淌,只有墙角蜘蛛网结下了丝丝缕缕旧时光的记忆,门前那条羊肠小道仍然蜿蜒,被荒草挤压的更瘦,一只受伤的老鸟来寻觅昔日疗伤避风的港湾,望着冷清的院落老泪纵横,看来已经尚无来处,只剩归途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