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三个包谷

哎呀——母亲叫了一声,急忙下床,来到院子里。
一抹红从东方慢慢升起。母亲掰下院子里仅有的三个包谷。母亲把包谷放进小锅里,准备点火。
母亲在柴堆里扒来扒去,竟找不到一根干柴。我怎么这么笨呢,不知道下雨会淋湿柴吗?母亲从柴堆里扒出几根半湿不干的柴火,放进灶子里,划了一根火柴点燃。柴没有着,火柴熄灭了。母亲又划了根,她一手捂着火苗,一手将柴放在火苗上,轻轻地吹着火。柴着了,母亲放进灶膛里。火光忽明忽暗。
母亲掀开锅盖看了看,水还是凉的。母亲把一把柴放进灶里,灶里立刻冒出一股股黑烟。

司机随笔的图片
咳咳——
母亲揉着眼,站了起来。东方的那抹红消失了。
唉——该死的我,咋就不知道昨晚上煮好呢。
妈——我不带了,火车不等我的。花花背着包向外走。
这就好,这就好。母亲边说边往灶里添了一把柴。
锅冒气了,母亲掀开锅盖,从锅里捞出三个包谷。快拿着。当母亲把包谷递给花花时,花花不见了。
花花——花花——母亲拿着三个包谷跑出了村子。但通往城里的山路上,没有花花的影子。
母亲伸开胳膊,飞了起来。
她婶,你这飞哪里去?邻居仰着问母亲。
母亲指指前方,加快了速度。
老火车噴着浓烟停在了站台外,母亲停下来。站台上人山人海,但就是不见花花的影子。
花花——花花——包谷——
站台上的人,全部上了车。母亲又飞了起来,她从火车头,飞到火车后,就是找不到花花。
呜呜——母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怎么这么笨呢?叫你这么笨呢?母亲用包谷敲打着头和胸部。
妈妈,您怎么这里?花花站在母亲面前说,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母亲揉揉眼睛,花花不见了。空荡的车站没有一个人。
花花——花花——母亲哭喊。
妈妈,我在这里。花花在车窗里面喊。
母亲急忙跑上去,把包谷递给花花。但车窗太高,母亲怎么也递不上去。
火车吐着白烟驶向远方,母亲拿着三个包谷呆呆地站着。
突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母亲打了寒战,一咕噜爬了起来。
母亲揉揉眼睛,看了看漆黑的窗外。
母亲走下床,打开门,听见花花喊,妈妈,还早着呢,你怎么起来了。
你再睡一会儿,我去把包谷煮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