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快过年了,又想起我大舅… …

如今,用电、用液化气比较多,烧煤烧炭逐渐退出了日常,但总归还是有一些存在。由此引发的煤气中毒事故,还是不得不防。

 

这事儿让我常常揪心俺大舅之死,也常常想念他老俩口。每次回到老家,大舅总是第一个来我家了解我的“进步”;每次离家出门前,大舅从来不会忘记对我一番耳提面命,至少提出一二三条要求,我都一一记在心里,起码管用到下一次见面。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舅一去快十年,当我再回老家,面对长满杂草的黄土堆,那种千叮咛万嘱咐的至亲至爱再也找不到了,我人生“航船”失去了大舅的指引,一度差点迷失了方向。

 

那年,大舅大舅妈两位老人去了江西,他们的长子,我的大表兄在江西开牛肉米粉店。江西人跟湖南人一样,也好一口辣,大表兄的米粉店开对了地方,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我们都很高兴他们一家老老小小团聚。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大舅居然把命扔在了江西,江西本来就是多数常德人的祖居之地,大舅也算是魂归故里了,这么一想,也略微心安。

 

 

事情的经过,其实蛮简单。二0一二年二月初八,江西的气温还蛮冷,本来大表兄计划下午四点钟帮老人打热水洗澡的,老人家不想麻烦长子,心痛长子操累生意,觉得自己在老家时也是靠自己。于是乎,在洗澡间烧了个炭火炉子,这样既用水方便,也非常暖和。大舅妈还提醒过大舅洗澡时不要把门关严实,半掩着门可以透风换气。恰巧那天风大,门被风关实了,大舅还不慎弄翻了烧水壶,水浇在了正在燃烧的炭火炉上,因燃烧不充分导致的一氧化碳毒气迅速占据整个洗澡间,两位老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地不起了,等大表兄发现异常,跟大表嫂,一人对一个,慌乱中实施急救,大舅妈侥幸得救,大舅却撒手而去。

 

冬天来了一段时间了,湖南的冬天古怪的冷,越是天冷越要把好安全关,不能让用生命换来的教训,一次又一次地重演。关键是要把这些类似不靠谱的家用设备搞得靠谱点,把防范措施想足搞扎实些。

 

快过年了,想念我大舅大舅妈两位可爱的老人了。人在亲情浓,人去悲思空。希望澧水河边的亲人们岁岁平安、年年康泰、人安事顺,心想事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