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疫情之年,我和妹妹隔着一道纱

隔着秦岭,我们还是被新冠病毒的来势凶猛震撼到,变异的奥密克戎毒株犹如一只恶魔在左右窥视,稍不注意,就会侵蚀你的肌体,将你打入万劫不复深渊。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西安封城开始,我们这里的形势也越发严峻。学校放假在即,估计这个年很多家庭都无法团聚,新冠病毒的威胁让亲密的关系蒙上一层阴影。从12月长安大学爆发第一例开始,我们这里就开始不太平静。考研、出差、一批批人员返汉,病毒无处不在,得知消息,各单位、社区开始一轮轮核酸检测,手机上防疫小程序成为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菜单。单位、超市、医院、电影院、健身房,无论去哪里都需要查验你的防控码和行程码,那个标注“阴性”的检测结果成了一道防火墙、安慰剂,走到哪里都可以向别人宣告你暂时安全。在新冠疫情严峻的今天,安全就是自由。

幸运的是孩子这一年没有出门,一直在家复习备考。终于熬到孩子考研结束,长长舒一口气,口中哈出的气顿时凝结成冰,天气确实冷的出奇。

从夏天我就预定了公休时间,计划中的行程是等孩子考完,正好是岁末将至,陪父母去温暖的南方过冬,与妹妹团聚。

为了准备南方之行,父母九月份就提前打了流感疫苗和肺炎疫苗。

去年夏天,妈妈的血压忽然升高,正好那段时间我在外县出差,心急如焚,请假去医院陪妈妈。因为时间紧,没有时间做核酸检测,虽然戴着口罩,还是被小护士盯着不让在医院停留。无奈,我只能做好饭送到医院,让老爸陪着。再度出差时母亲病情稳定,询问医生可以出院回家休养。

出院后母亲的病情时好时坏,医生开的药吃了效果不是太好,又去医院看过几次,每次带着口罩去都是非常紧张,生怕被感染。

所幸母亲很坚强,她努力调节自己的情绪,心脏较之前稳定许多,不用天天吃药,有时候还能跟着父亲或我去江边走走,虽然体力不如以前,走走停停,但气色确实好了许多。

进入冬季后,降雨少了,雾霾也不如过去那么严重,遇到太阳出来的时候,蓝天白云很是惬意。走在江边,植被虽有点萧瑟,但低矮的灌木、箭竹依然茂盛,杏黄色迎春花在寒风中含笑绽放。晒着暖暖的太阳,江面上飞来一群红嘴鸥,它们应该是从寒冷的北方千里跋涉,路过此地暂时停留,有热心的爱鸟人士在江边喂食,引得鸟儿过来觅食,轻轻略过水面,划出一道道波纹,再一个俯冲,拍打着翅膀飞走,在空中留下一个个小黑影,倏忽不见了。偶尔见到大型宠物犬跳进江中追逐主人投进水中的皮球,游到湖心,一个漂亮转身,高高的把皮球含在嘴里昂起头颅,整个身体都藏匿在水中。散步的游客笑了,期待着新冠病毒即将过去,正常的生活早点到来。哎,这个可恶的病毒,看来还是有些大意,把它想简单了。

妹妹每天和我们在网上分享她的最新成果。

自从她在广州买了一套新房,就开始了忙碌之旅。因为她还住在深圳,新房的装修和家具陈设、布置都需要亲力亲为,她习惯在深圳和广州之间穿梭。从构图设计、款式选择、安装摆放,清洁打扫她都花了不少心思。书柜、花架、蒸烤箱都是从网上购买的,需要自己动手安装,我建议她找工人过来搞,她坚持要自己做,一边看图纸说明,一边自己琢磨。还别说,心灵手巧的妹妹确实厉害,装出来的效果和图片完全一样漂亮。

她买了一个蒸烤箱,第一天烤红薯,第二天就开始烤米粉排骨,第三天烤香辣烤鱼。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鼻腔里传来一阵阵烤鱼的香味,和我们在深圳吃的探探烤鱼一个味道,麻辣中裹着鱼肉的醇厚、鲜美。

最让我感动的是妹妹的贴心和心思细腻。爸爸妈妈年龄大,各种保健品和药物多,需要分时间段吃,所以他们有时候半夜喝水、吃药,妹妹担心他们起来着凉,特意购置了一台多功能饮水机。这种饮水机非常智能,打开开关,开水、温水、冰水都可以根据需要进行选择来,输入温度要求,几秒钟就可以自动出水。

知道老妈喜欢宅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妹妹还特意把露天阳台装饰一番。自己买来仿古地板,一块块拼接,铺上防滑魔块地板,连墙缝处都用鹅暖石无缝对接。她还从网上购买了爬山虎和绿藤,按照说明书配置营养液,浸泡半小时后移植到花盆中,再按高低顺序悬挂在阳台上。更让我觉得好玩的是她给厨房阳台放置吸尘器的拐角处装了一株郁郁葱葱的箭竹,枝繁叶茂的竹竿上爬山一只可爱的小熊猫。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在她的手里像变魔术一般变得温馨、舒适、浪漫和富有情调,我开始满怀期待。过去每年岁末我都会陪父母去深圳,等到春暖花开时节再接他们回到这边。毕竟南方的温暖潮湿气候很适合妈妈,她现在膝盖不好,上下楼梯很吃力。如果去妹妹的新家,上下电梯十分方便,还可以早晚在小区楼下的凉亭、假山、喷泉、转转,走累了也可以在长椅上坐下来歇歇脚,还可以在小区广场和老头老太太跳广场舞,妈妈的舞姿轻盈,以前也经常在舞厅领舞。难怪她那么关心西安疫情发展局势,估计也是盼着早日去广州。

妹妹家小区的健身房、音乐舞蹈室都已经建好开放,各种配套设置非常齐全。小区刚刚建好,入住率虽然高,但毕竟是新建小区,健身的人不是太多,妹妹晒出她一个人享受健身房的包场效果,这让我心里如猫爪一般痒。妹妹告诉我她已经在小区建身会所办了年卡,她去游泳的时候,我还可以免费去健身区拉拉杠铃,做做腹肌训练。膝盖受伤后我虽然情绪低落,也有点灰心丧气,但并没有彻底放弃运动,偶尔还会用弹力带拉拉背肌、练练手臂肌肉。习惯运动的我,即使受伤了也做不到彻底放弃,无法跑步、跳操,那就慢走,做简单拉伸运动。

爸爸喜欢运动。这几年身材一直保持很好,尤其是腹部平平,每天坚持做六七十个仰卧起坐,完全看不出八十多岁年龄。这几年他迷上打乒乓球,家里地下柴房被他改装成活动室,还买了专业乒乓球台,每天都有邻居过来和他切磋技艺。以前在深圳,老爸也每天乘车去深圳中心公园和一群老头打球,风雨无阻。正好这个小区会所就有一间很大的室内乒乓球馆,下楼走不了几步就到,爸爸一定很开心,说不定他还可以结交更多球友。

最近几天西安的确诊病例每天还在增加,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控制住,社区传播的危害性极强,每天只能在网络上了解最新动态。最初嫌疫情刚爆发时,还有认识的人在朋友圈晒出他在隔离酒店房间利用门框做引体向上动作,把茶几当做杠铃上举的视频,这几天再无消息,也不好打听,各自平安就好。不过听说有的小区干脆电梯都停运了,居民每两天一次买菜改成三天一次。眼看岁末将至,疫情并没有得到彻底控制,我知道出行的计划是要泡汤。

和爸爸妈妈提及要无限期推迟我们的南方之行,妈妈还是那么善解人意,我就纳闷妈妈一辈子都是从容淡定的样子,任何事情出现都没有让她惊慌失措,乱了阵脚,她总是有办法解决。这几年妈妈身体不好,尤其是心脏不好,还住过几次医院,让我很是担忧,医生也告诫我不要让她受到过度刺激,避免引起情绪波动。所以我们几个孩子尽量做到报喜不报忧,老妈有失眠习惯,稍微心里有事就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我还帮她下载了好听的喜马拉加听书,她喜欢听着声音入睡。但很多事情还是很难瞒住她,她的平静反应和接受程度让我颠覆认知。也许经历了太多,生活的艰辛、磨难让她看多了世事变迁和人心冷暖,也就看的通透。难怪几姊妹都喜欢与她聊天,无论好坏她都以一颗平常心去接纳,给出赋予理性的意见、建议。这一次也一样,妈妈说,在哪里过年都是过年,疫情没有控制住,我们就不去广州了,不能给国家添乱,在这里也行啊。

疫情是一道厚厚的纱帘,阻挡在我和妹妹之间,这是一道无法逾越的时空,我知道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就是不知道这层厚厚纱帘什么时候可以揭开。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