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步入社会

1995年的夏天,天是那样的蓝、晴空是灿烂的;太阳光是那样的强烈;小鸟不知道躲藏到哪里去了;花草都低着头;小狗热的吐出舌头不停地喘气。这天村里来了个人给深圳工厂招工。我和我姐也决定去深圳。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去远方打工,还有点舍不得亲人,三伏天气,我收拾好行李,和大姐还有其他村一起去的30多个老乡,我们坐上火车、踏上打工的旅程、随着火车的鸣笛声 呜 ,和哐当、哐当声,不断前行,离家乡越来越远,火车上没有空调,太热了加上晕车也不想吃饭。我那会儿年轻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只图凉快就把头枕到火车窗子上,吹着风感觉很舒服,睡了一觉醒来,天亮了已经到郑州站了,我感觉好难受,肚子胀疼、头疼,恶心,浑身疼,和我们一起去的一共36人,她们见我病了,都给我这样那样的药,喝葡萄糖、藿香正气,消炎药、拉肚子药等等,也不见好转,越来越严重了,感觉时不时昏迷,我姐看我病成这样,抱着我不知所错,急得直哭,我想给我姐说:我“不行了”三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和带队商量找列车员在广播上问车上有没有大夫,后来从另外车厢来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看上去20多岁,穿着军装,很英俊,他走过来问清我的症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个小瓶,取出三片黄药,让我服下,旁边还有个小伙子嘴里不停地发出惋惜的叹息,我已经顾不得形象了,全身无力,像一滩泥一样。车座很紧张我一个人占了三个座位,都是好心人把座位让出来,让我躺着,吃了药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感觉好多了。要不是那位军医我们就准备在长沙下车,就这样到了深圳下火车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一共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又坐大巴车一路颠簸几个小时终于到达目地(深圳中外合资胜立厂),已经半夜了两点多了,真是到鬼门关走了一趟。我感谢那位军医,后来打趣的对大姐说,你要是留下他的联系方式,他救了我的命。我就一身相许,听说那个军医是湖南人,我姐说那会儿魂都被你吓跑了,还想那么远。我是中暑加感冒,空腹还吃了好多药,加上来例假了,差点要了命。这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热的满身的汗,我们冲了个热水澡,美美睡了一夜病也好多了,第二天晚上,以前进厂的一个同学李同学(女)听老乡说我的名字,就跑过来找我,接着又另一个自称是我的同学叫我过去,我猜想着在这还能遇见同学是件幸运的事,跟着那个女同学过去一看,里面好几个男生,我看了一圈没一个能认识的,我问李,哪个是咱同学,有个男生笑着站起来说,是我,你不认识我了?他说我认识你,我有点蒙,问:你怎么会认识我?他才说他跟李亚荣是同学,我小学同学的同学,我在他们学校的一次元旦欢度会上见过一次,我根本没记忆,他却把我记住了,他说那次故意敲鼓,让花停在我手里的,让我表演节目,红花传到我手里,我无奈,她们班的同学都喊着让我来一个,来一个,我不好意思推辞就唱了一首歌《好人一生平安》,总算混过去了。说完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他叫刘XX是刘家村人,个子高高的,脸圆圆的,皮肤有点黑,挺和善的,还是厂里的小领导,此后我在灯吊厂上班时,他没事就过来找我,给我吃的,有一天我上夜班,他早上来,他说我头发好乱,说着拿出一把梳子递给我,我用完还他,他说不要了送我的,我姐看见回头给我说,把梳子还给人家,问我知道他送梳子啥意思吗?我说不知道啊,我姐说,古代送梳子是定情物,我最后就把梳子还给他了。后来把我们调到凉椅厂,里面有好几个分厂,因为是计件制,除了我姐妹俩是北方人,剩下全都是南方人,个个都很强势,抢胶管,缠凉椅,抢不到胶管就干不下数量,我俩干了半个月就干不下去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天,组长让我们装箱,天太热了,一会我感觉我很不舒服,头晕、恶心,就难受的要死,站都站不稳,顺着墙往下倒,有人说可能中暑啦,遇村的一个老乡说她会捏霍乱,就给又捋又捏,能好点,还是难受,给领导请假人家不准假,把我姐气的说简直没人性,想给我买药没带钱,借了几个人也没借到钱,没办法就跑到厂外药店去赊药,她跑地上气不接下气都说不出话来,给药店老板说明情况,说她没有钱,等她工资发了一定还,老板说:“不要钱,你赶紧拿去救人要紧,这个病一时三刻要命呢。”我姐一听吓地拿着药就往回跑,赶紧给我服了药,组长看我很严重才让把我送回宿舍。世上好人还是多,素不相识的人能帮我,也许是老天在帮我,每次都是有惊无险,能遇上贵人相助。我可能不适应南方的生活,自从到了那,我看见食堂周围到处都是老鼠,因为我从小就怕那个,所以我一看见就没食欲、吃不惯米饭、没有我爱吃的馒头、我瘦了好多。后来我们要求调厂,不想在凉椅厂干,招工头王XX是里面的保安队长,其实一直挺照顾我们的,他也没办法调我们到其他分厂,有一天我和姐,姐夫休息在厂外的大桥下和一个人聊天,他说:“他是厂里工伤员,说厂里不管他,再不处理他就让他们后悔,”这就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意,从那开始,我姐就疑神疑鬼,告诉我说:“她在宿舍半夜老做奇怪的梦,有个人看不见脸向她走来,几次惊醒,吓的她不敢睡”。她就跟我商量,她前半夜睡觉,让我醒着,后半夜让我睡,就这样晚上轮流睡觉,过了几天我姐突然发现几千人的宿舍门口多了很多灭火器,灭火粉。心里更害怕了,就给我和我姐夫说咱们回家吧!她害怕地一天都不想在这待了。我不甘心,我想大老远的来了,没挣到钱就回去多没面子,我姐说我把你带出来的,一定要把你安全带回去,就这样我们在深圳上了三个月班,就回家了。

 

 

 

走时几个要好的老乡把我们送到火车站,说好的过年回家再相聚。可是世事难料,我们回来的第十五天,从深圳传来噩耗,我们曾经住的大宿舍着火了,说烧死了不少人,其中和我们一起去的一个19岁女孩不幸遇难,还有几个烧伤严重,我们听了很震惊,仿佛眼前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着,千人不顾一切地往外冲,逃生的欲望他们踩着同伴的身体,惨叫声一片的混乱,因为是半夜一点多,人们都在熟睡。太可怕了!不敢想象,我感谢上苍,让我们逃过此劫,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