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汤普金斯县保卫战打响了

 

突然进入了“流浪地球”模式之后,虽然大家还没来得及讨论,但大部分人心里都隐隐地觉得,以美国的病例增长速度、COVID-19的发展模式以及伊萨卡与纽约等大城市之间的紧密往来,

大家没想到,它发生在康奈尔下令停课大约20小时后。

汤普金斯县有人确诊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司机随笔汤普金斯县的图片

“汤普金斯县确诊第一例了。”这条消息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刷了屏。

汤普金斯县也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目前还没有公布这名患者的身份及活动地区,各个微信群里都有猜测或传言。传言中总会有一些是假的,还望大家擦亮眼睛,辨别真假信息,一切以官方消息为准。目前汤普金斯县卫生部门网站的数据更新还是很及时的。

祝这位患者早日康复。

美国也开始重视疫情了,已经计划在各大药店开放drive-thru核酸检测,同时连特朗普都已经发推强调social distancing的重要性。

请留守在村里的大家一定一定一定做好防护,没事别出门,出门戴口罩,办事别扎堆。

 

 

说说我们宅在家的体验。我的两位程序员室友都已经把电脑显示器从办公室搬回来了,work from home的难度进一步减小,出门需求进一步减少,我们的防疫难度也减小了。刚刚开始居家防疫,我们多多少少都处于一种神经紧绷的状态,有人出门就觉得“防疫难度又增加了”,看到回来的人(或者自己回来)消好毒并且做好了进一步宅家的准备,就又觉得“防疫难度又减小了”。也许过一段时间我们能够掌握这种微妙的平衡,但现在这个有点“疯”的状态也许是难免的。

当然,在正常的生活状态下,我本来就是有一丢丢“疯”的,有我在的地方,一般都有不正常的思维和不正常的语录。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你随机抽取两个北京人放到一堆,两个北京人就能自动开始说相声。说相声的人里一个不正常了,另一个人肯定会跟着不正常。

08年三帆奖,一个熟练掌握“捧场三连”(“天呐”“好棒呀”“太厉害了”)的人,在拧开被化掉的维生素C软糖糊住的瓶盖(在此吐槽一下美国超市堪忧的商品质量)、购买百利甜酒、解说自己做饭、劝人买东西等方面具有突出特长,尤其对末日求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曾提出包括“喝代餐饮料可以不用弄脏手方便写代码”“从网上订购meal kit可以督促自己做饭”等理论,后来被相关行为艺术家证实适用于末日求生。

我不记得他当年凭借什么得了三帆奖,但如果是因为上述理由的话,我举双手赞成,并承认我们高中有一双发现人才的慧眼。而且那个奖的颁奖词一般就是这个格式。

一般情况下他不会主动盘初中高中的事情,如果盘的话,话题发起人一般是我,但是今天我吃完午饭在洗锅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背后三米说:“你看这张图,有印象吗?”

我吓了一跳。回头看,他的手机里的图是一本书的封面,再仔细一看,上面写着5个字:

“诵读诗文选”

我们初中的校本教材。

我早就忘记这个东西的存在了,不过它确实是我们一代又一代学生又爱又恨的回忆。而且我还记得,里面最令人头秃的一首诗是《李凭箜篌引》。

我问他:“你记得《李凭箜篌引》吗?”

他说记得。

暗号对上了。每一届小孩背《诵读诗文选》,最讨厌的都是《李凭箜篌引》。

晚上我吃完饭又在洗锅——宅家之后我每天洗锅碗瓢盆次数可能能达到20次,08年三帆奖又试图吓我一跳,不过失败了。

我意识到宅下去大家奇奇怪怪的行为就会越来越多,就说:“不行啊,我觉得咱们宅在家有一个风险,就是有人会疯。一般情况下,第一个疯的就是我。”

他说:“没事,如果你疯了,我们就采取音乐疗法,给你演奏一曲《骏马奔腾》。”《骏马奔腾》是我们已经搬走的那个室友会演奏的曲子,她的乐谱放在打印机上忘了拿走。

我感到十分的无语,但转念想了想,好像平时我也是个游戏宅,所以宅在家其实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疯的事情。

“不出门对我倒是没影响,我不怕在家宅着。”我说。

“我也是,巧了。”08年三帆奖说。

虽然我总是觉得自己肯定因为拧不开维生素C的盖子、不会边做饭边给自己解说等原因没拿三帆奖,但是毫无疑问,在“宅在家就是为他人做贡献”这件事上,我们实现了齐头并进。

当然最妙不过我今天下楼之前看到他的书包,说:“你的书包和我高中同学的一样。”

等我到了楼下,才突然想起来:

“诶,你不就是我高中同学吗?”

 

 

最后,我发现我已经60个小时没有见到我认识的小姐姐了,我终于意识到,居家防疫,我要对抗的不只是病毒,还有:别让自己变成一个男的。

Anyway, 如果疫情结束后我见到小姐姐们时已经变成了一个男友力max的人,我也不介意。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