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八百进步弥足可贵

最最令人痛苦的体考项目,长跑,今天还是来了。

早在几天前很多个为此辗转难安的夜晚,脑海中已经不知道将这八百米的过程演示了多少遍,给人一样紧张的感受。自己对自己做了太多心理上的安慰,都开始碎碎念催眠起来了,诸如:“就一百二十个数的事”“跑完就没事了”“只要跑不die,就往die里跑”之类,也确实调节了差不多,看开后也没有特别过头的紧张。
上午前两节课,在教室度过的每分每秒都是极度的煎熬,大家恨不能拍桌怒吼宣泄紧张不安,这情绪笼罩在八班上空。我又何尝不感到这份痛苦,甚至是比多数同学还多一方面:我的长跑成绩不好,这次请一定要进三分五十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双腿在跑前一天的跑操中拉伤,走路都疼痛难忍,真是不合时宜。这两圈我是抬着头朝前看跑下来的,诤友庚容同学说我低头跑会慢。第二组没有跑特快的同学因此没太大的压力,中途匀速跑倒没留下多深印象,只在第一圈结束时耳边有王昊老师一声“一分三十二”,现在的我放在去年跑四百绝对满分。

两圈里腿部没有明显难受,我痛苦的是肺部和大口呼吸却供不上的急促,像是整个呼吸道被我划开一个口子,冷风捅穿了心肺。

最后剩下一百米,想冲却是腿太沉重,又不能不冲,不知哪来的意志力驱动使我即使面目狰狞身体到了极点也奋力冲向终点。
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阳光真好,阳光真好。
又一阵冷风吹刮着我酸软的双腿,晃晃悠悠,忍着来自大脑的缺氧和呼吸道的甜腥味撑到那张托着我这两圈一切努力的结果的小桌上,脑袋空空如也,我第几名来着?
那时候思绪都是模糊混乱的,竟没能记住名次,无助地问向王昊老师扭头还遭到谢老师惊天霹雳说我连名次都记不住啊,刚跑完步听见这句话是挺难过,不过冷静后想想没记住毕竟我的错,喊王老师这一举动确实太没风度太失礼了。

那个不理智的我呀。
跑进三分五十了,相较于期中进步了二十秒,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相信经过锻炼,下学期就有望冲入三分三十,这是我又一个目标。
我的信心与决心是足够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