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与痛苦之间只差一个八百考试

还是英语节的排练,这周四就正式演出,而上周五才刚把音录好,周末一条排练的信息都没接到,一想录音演出要顾及到的方方面面,今天怕是想不排练都难。
十二点半就要集合,一摸兜竟摸出来十块钱。食堂没有再考虑,和乐胥、笑语,芷妤往重华街边走边琢磨吃些什么好。拿定主意拐去“五谷渔粉”,笑语去买了个饭团。一进门直直地看见角落里有一位熟人——这不是雨田和筱雅吗,能这么巧。
秉承不浪费的原则,我与芷妤分吃一大碗,剩下三位都一人一碗,饭自然是要吃饱嘛。

等到四十多二十几位才来齐。播放录音后看大家的表现,确实是对这录音不太熟悉,越是自己的声音,这听着就越感到奇怪,尤其是对说台词结果与音响里播放的对不上号,或快或慢或空了或赶了,第一次的手足无措和不熟悉成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让演员们捧腹的笑点,最后一幕的击剑场景完全不受录的音控制,有趣到让台下严肃的老师阿姨们都忍俊不禁。
这样的笑场是绝对不许有的,于是自己又努力去想一件事,让整个人都郁郁寡欢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周三的长跑测试无疑让我心烦,难受到写都不愿意写出来。做了一晚上的自我思想工作,觉着痛苦四分钟之后,只剩下解脱。我又进了稍慢的一组,希望,希望,我希望,能自己跑进五十就足够,其实不尽人意也没什么,对吧,我还可以练。
煎熬,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
特别在考前。

太!难!受!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