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远嫁的女儿

“砰”的一声,把刚躺下去午休的我吵醒,我赶紧戴上耳机,生怕再来“砰”的一下,午休就彻底失败了。果不其然,接着又是“砰”的一声,这一次,较之第一次要大很多,很显然,这次是用脚踢门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在中午已经听习惯了,是住在楼梯口两年轻口子闹矛盾,人往往在愤怒且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喜欢本能的用手或者脚去向周边的物体发泄。

楼梯口住着一个90后女孩,湖南人远嫁广西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因为同是湖南人,有时候在楼顶晒被子,晒太阳,上下班在楼梯口遇到偶尔也会打个照面。

广西男孩在一家什么保险公司上班,一个月大概只上十天班,其余二十天全天都在家躺着的那种,女孩多次提醒男孩,公司没有活干,可以去外面找点零工做,比如送外卖,送快递,这些工作不需要多大门槛,只要肯干,不管收入多少,总之比在家躺着要强。男孩不是以早上起不来,送外卖风很大为由,继续在家刷抖音,看小视频,看直播,还时不时给什么小姐姐送礼物、评论、点赞,玩的不亦乐乎。每天中午下班回来,锅里冷冷清清,男孩还在葛优躺。穷一点其实不怕,懒、才真的无可救药。

 

女孩婚后最大的女儿有了五岁,上大班,在其男方父母的一再劝说下,三年前再添一子,总算了却了老人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心愿。女孩想上班赚点钱补贴家用,把三岁的儿子也送去了幼儿园,好在老板看她做事勤劳,答应她上下班自由,这样可以接送孩子上学和放学,一个容貌看起来和年龄相差甚远的女孩,包揽了孩子们的学费,生活,男孩从不搭手。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一担,她一挑就是五年。

女孩说,当初远嫁他乡,家人没有一个同意的,为爱,她偷走了家里户口本上属于她的那一页,和男孩结了婚。可怜的父母不会用智能机,只能用老人机通话,瞒着父母,她说过得很好。结婚后她也就没有回过湖南,说是疫情,其实也是手头拮据的饰词罢了。

远嫁的女儿就是父母丢失的孩子,哪怕再远,其实父母都一直挂念,生了儿子,父亲从湖南来看她,在动车出站口,看到父亲的身影,她狂奔过去,父女俩相拥而泣,多少委屈她不能说……

 

父亲小住几天就要回去了,说家里还有农活等着要做。送走父亲回来,在枕头底下,她看到了爸爸留给她的五千块钱,女孩嚎啕大哭,好想好想跟爸爸一起回老家,因为她也想妈妈……

婚后女孩跟男孩回家过广西一次,那是过年,虽然和男孩相处那么久,但是广西的客家话她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年三十晚上,他们一家围着火炉拉家常,笑魇如花,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尚未懂事的儿女,早早就去了房间,孤独、思念困扰着她,可却手足无措。

每个人都是父母的掌中宝,真没有谁有义务一定要去包容对方的伪善,也没有谁愿意毫无底线的原谅对方的肆无忌惮,只是Ta们一直在守护自己的良知。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又是一年春运到,远嫁的你,回家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