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开 关(小小说)

锅炉厂的家属楼竣工了,大家都喜气洋洋的装修房子,乔迁新居。搬进新房没几天,都发现同一个问题,开发商给各家门口的楼道灯开关,安的全都是手动的按键开关。这晚上要是打开了,不就是长明灯吗,那得多费电呀!

 

于是乎,各家都换起了开关。有换触控的,有换声光控的,五楼的工会柳主席干脆把门外的开关盒子封了,装了个声光控节能灯泡的。只有一楼的老张家没换开关。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张老婆跟老张嘟囔了好几回,人家都把开关换了,咱也换一个嘛,晚上开着长明灯多费电呀。老张说,一个三十瓦的灯泡,一百个小时才三度电,拢共一块五毛钱的事,咱家住一楼,进了楼道黑咕隆咚的,就当给楼上楼下的同事服务了;你打麻将一输几十块,够它用一年的电费了。再说了,咱这单元就数我晚上回来迟,顺手就关了,没事的。老张在锅炉厂食堂做楼管,每天晚要等食堂员工都下班了,他才能锁了楼门下班,到家都是夜里十点多了。

 

年底了,三楼的老秦给儿子结婚,大家都去喝喜酒。同单元的坐在了一张桌子上。只有老张因为老母亲住院回老家去了没来。酒过三巡,趁着醉意,老钱发起牢骚来了,哥几个,你说老张这人,可真够抠的,就一个楼道灯开关,几块钱的事,愣是舍不得换,结果呢,大家都怕给他浪费电,都开我家的灯了。二楼的老周说,老钱,你说他家的开关没换,我们住楼上的,咋忍心开他家的灯,这要是晚上亮一宿,得浪费多少电?四楼老孙说,老钱,反正你家的触控的,最多也就亮二十秒,一年也花不了你一盒烟钱呢。六楼的老郑指着邻居老陈说,我们两家的楼道灯,除了我们自己家用,几乎没别人用,要不老钱同志,你每天上来开一次,说完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五楼的老易,平日里喜欢研究《易经》,扶了扶眼镜,慢条斯理地说,这就是阴阳相生相克的道理,你们以为不换开关会浪费费电,人家没换开关,反倒省了电;再说了,人家老张又没说不让你们用,人家也许就是让你们敞开了随便用呀,可你们是被自己的善良心约束了,反倒不舍得用了。四楼的宣传科小王说,老张也是,这人活着,就得与时俱进,跟得上生活大流,你太另类,必然要被人猜测议论的。不说了,鸡毛蒜皮的事,喝酒喝酒。

 

老张从老家回来的第二天晚上,老钱就听见老张老婆跟老张嚷嚷,一个破开关,几块钱的事,还让人说三道四的,你以为好心就一定能办好事,现在都啥年代了,人家都讲究个与时俱进的,你倒好,一个开关都赶不上院子里潮流!

 

第二天早上,老钱就看见老张换开关,而且比谁家的都先进,是智能人体感应的,光线暗的时候感应到有人走过,就自动亮了,既用不着跺脚拍手,也不用伸手触摸。

 

工会柳主席晚上回家,就跟老公嘟囔,你说老张这人,土鳖的时候土得掉渣,讲究的时候,一个开关都要压人一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