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失算

狗蛋看到同行们的煤堆前,排队购煤的人车比肩接踵,他心里暗喜:你们就傻傻地卖吧!卖完了我再卖!
别人家个个生意火爆,狗蛋却推掉找上门的生意,对一个个问价的买主说:“我的煤早被人订购完了”。
菊花看在眼里,又气又急:“这么高的价钱你不抓紧卖,要等降价了再卖吗?”
“呸呸呸,净说不吉利的!一天几百块价往上涨的东西,哪能说降就降!”
”既然不打算卖,为啥又要装袋子?”
“天机不可泄露!”他故作神秘。
菊花骂道:“连初中都没上完的人懂啥子天机!”
“你高中生不也和我一样吃着‘倒煤’的饭吗?”
“我看你这杠巴子是一心想撞南墙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撞就撞呗。”
晚上,狗蛋忍不住把心里的小九九向菊花和盘托出:“我估算着今年的煤价三千元一吨都拉不住的。你想,九月份卖一千三一吨的煤,一月后就涨到两千四了。再说了,人都有买涨不买落的跟风心理,就像疫情期间的米面一样,涨价后人们才会疯抢着买。等他们卖完我再卖时,价格就由我定了,我说多少就多少!近千吨的煤,按三千元的价格出售,你算算……”
菊花看着他兴奋的表情,听着他的“宏论高见”,沉默片刻说:“我们这里的米面长价就那么几天,国家把疫情控制后价格就塌了,要是国家出手……”
狗蛋果断地打断菊花:“你别老是国家国家的!全世界能源都在涨,中国怎能例外?”
菊花知道狗蛋是个自以为是的犟驴,老是吹嘘自己能掐会算且十拿九稳,他想做的事,九头驴都拉不回,只好随他了,但她心里总不踏实。
晚饭后,狗蛋说去串门,实为打听煤价,回来后手舞足蹈地说:“今天又涨了100 。”菊花狠狠地瞪他一眼,气得无语。
狗蛋却兴奋得灵魂出窍,他躺在床上圆睁着眼,朦胧中,他看到自己的3堆煤成了3座钱山。钱山发出飒飒的响声,簌簌簌地直往上长,眼看就要冲破煤棚顶了,着急地喊:“钱啊!你们暂时别长了,等我把你们移到我家4亩大的院里后,你们直往天上冲,就是把天钻破我都不嫌你们长得快!”钱山听话地止住了生长。
他赶紧给上大学的儿子打电话:“红儿,请假速回,家里有事。”
儿子问:“爸 ,什么事?”
“回来再说。”
”不说我就不回!”
他忍不住朝儿子吼:“混蛋!”这一下吵醒了梦中的菊花,她捶着狗蛋问:“谁是混蛋?”
“你!”
“我怎么啦?”
“把我的美梦赶跑了!”
“神经病!”菊花转过身去,不想理他。
狗蛋把菊花扳过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陶醉地说:“那梦真好啊!煤堆变成了钱堆,还簌簌簌地疯长着,你知道吗,这是煤价在疯长!要是涨到三千五,四千,五千呢?我算算看……”
菊花愤然地说:“妄想!你老是算算算,看你是算别人还是算自己!明天你再不把煤卖掉,我就回家去!”
“你去吧!走了我就耳根清净了。”
两天后,从过路的煤车上得知,矿上的煤价一吨便宜了五六百元,越到后面越便宜,只几天的功夫,当地的煤价就噌噌噌地往下跌了。
狗蛋闻讯,瘫倒在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