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未曾变的现在

这是整整一星期之前的一些事和感受,那天是爷爷奶奶刚搬到锦绣花园不过三个小时。
周一晚上,一个人站在金堤路的马路牙子上,结果接到爸爸让我去奶奶家的一通电话。
于是又自己逆着人流往锦绣花园走。这感觉像极了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晚下游逛,进了小区就更是这样。
放学高峰期已经过了,正惊讶于小区里一条路黑灯瞎火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十三号楼在西门附近,凭看直觉往左拐,楼上有个隐在树影里的模糊的“13”,三单元也不用找,一拐就是。

司机随笔的图片

楼道里一个灯炮将白光洒在有裂痕的白漆墙上,这栋楼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敲门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墙上贴的春联不再出自我手,我只觉得一阵昏眩,兴许是叫那白炽灯给照的,到底是在敲别人家的门,好像是不敢相信真的已经搬了过来。
姑姑也在,大兜小兜的东西横七竖八地入眼,奶奶正坐在沙发上,电灯的光光照着奶奶满是皱纹的瘦削的脸上,面前的茶几是熟悉的。其实这里很多放的物件都是熟悉的,这些东西搬离一个地方又再度搬进一个地方,特别在这两年,有点儿过于频繁。
客厅的灯不算很亮,却和雪白空旷的墙壁照得刺眼又安静。那些白墙在沉默,稍显昏暗的光在沉默,一地未收拾好的狼籍连同窗外陌生、寂静的黑夜一起沉默,屋内没什么声响,拖着一摊电线的电视黑色的荧光屏映着面前的人影,像是花了,又能从中看到人清晰的轮廓。
刺眼的墙壁给我一种没由来的疏离感,但填充屋子内部的物件熟悉得叫我安心。
从小这些东西与我相处了个眼熟,之后一年一年很少见面,可它们就是有着不论多少年都不变的气息,为了我又都聚集在这陌生的房子,也无可避免地将我的记忆拉回小时候的两个家,有着 属于我十年的生活。
此后天天中午和晚上来这,发现向阳的屋子和楼道处处洋溢阳光,这阳光洒在爷爷奶奶的笑容上,倒从来没变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