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偷得浮生半日闲

上学日与痛快地玩上一场一向是我不太敢联想到一起的。纵使是放学后在操场上撒欢,不一会儿便有拎着喇叭的老师吆喝:快点回家!然后一切便草草地结束。

 

然而机会却在今天突然出现了:因为需要消毒,大家在3:10便可离开学校,一个下午的时间交由我们自己支配。着实可谓“偷得浮生半日闲”。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三点十分放学,意味着只上前面两节课。在第一节课下课时,便有同学聚集在一起,商量着放学去哪里“快活”。有数十人说要去戚城公园,我也在其中。

 

第二节课过得似乎格外缓慢,秒针不急不慌地移动着,而我却巴望着它早点一圈圈地转完。就这么一点点等待着,令人期待的三点十分终于到来。作业布置完毕,全班匆匆收拾好书包,迫不及待地走出学校大门。

 

太阳虽已西斜,但阳光看起来仍然无比灿烂。我似乎很久都没有在放学时看到太阳了,如今再度见到它,宛若恰逢老友一般,只觉十分亲切。

 

公园里的草地已是绿意不在,足球在上面滚过时扬起星星点点的干草——大部人来到公园都是踢足球的。一方两棵树作球门,分好阵营便一刻不停地在草地上奔跑起来。一道道孤线在空中划过,人们的视线焦点和脚步就跟着移动,叫喊声充斥其间。纵使冬天的空气再寒冷,也不足以影响这最旺盛的生命力迸发出的火焰。

 

大家无不珍惜这难得的星期五的半日时光。可时间这东西你越珍惜它便溜得越快。太阳总是要下山的,只是笑声一直没有中断,从日落到天黑,再到永远。

 

今天黄昏的天空像一副画,美的无可方物。大家乘兴而归,三三两两位准备返回。家宇拿了一对耳机,一支戴自己耳朵上,另一支给了我。耳机里飘着一支好听但说不上名字的歌。我便浸在歌声里去看天空:古老的城墙和交错的枝条上,是深空蓝和橙色云霞的交错、融合。一颗星在它们的交界处,显得格外明亮。圆圆的月亮早已挂于松枝之上,夜色美好依旧。

 

这是半日的闲暇,也是半天不同寻常的经历。一切,是更大、更美妙的课堂。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