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寒夜的温馨

一九八六年冬,本人从部队复员,返乡后还需要去旗里办理一回复员手续,午后在民政局等我把个人档案交待完毕后,工作人员又问了一句:现在返回旺业甸还有班车么?我说:已经赶不上了,还要去武装部耽误一段时间!他问:锦山有亲戚么?我说:有!他说:那就去亲戚家住吧!
等去人武部报到,接待我们是一位姓刘的参谋,刚走进办公室,就听到他的招呼:是来办理服预备役手续的吧?我说:是!他又问:哪年入伍?我说:八一年!
他说:八一年?敢情八一年也是我把你们送走的,回来还是我接迎你们!面对刘参谋的热情,我也放松很多。他问:在哪个部队服役?我说:河北丰宁,陆军二十四军七十师!他说:丰宁?离咱这也不远,这是支很优秀的部队,八四年国庆大阅兵你参加了吗?我说:没有,个人军事素质不行!我们在后面做后勤保障!他说:部队讲集体荣誉,阅兵场面很壮观,振奋人心啊!我说:在阅兵村集训时,我们是唯一一支由基层连队组成的方队,在天安门被国家领导人检阅时,行进在第九方阵。他说:七十师前两年还到咱们地区进行过野营拉练?我说:敢情刘参谋对七十师的情况还这么熟悉?拉练的部队是我师二零九团,配合七二师进行实战演习!他说:咱们喀喇沁旗战备位置也很重要,做为沈阳同北京两大军区的战略结合部,也在二十四军的战略防御范围之内,七十师是主力师,同他们有过交往!等办完预备役手续,他又问:晚上民政局把你们安排在哪里住宿?我说:我答应住亲戚家了!他又问:是他们安排的?我说:是的!刘参谋的脸上立时露出不快:这也太欺辱人了,有亲戚的住亲戚家,没亲戚的怎么办?走,随我找他们去!我一时犹豫。刘参谋又说:你害怕什么?军人复员到地方报到,这段时间的食宿费用由政府承担,敢情你们都不了解,国家有这笔开支,他凭什么要你们住亲戚家?于是我又无可奈何地跟随刘参谋返回民政局,还没走进民政局办公室,就听见刘参谋就开始大吵:妈了个逼的,真是没处说理了,也太拿我们不当人了,给国家白尽了五六年义务,回来就这样对待,都当成你们的累赘对待了,国家明明也有这笔经费,你们都挪用到那里开销了,亲戚家我们不去,我看你们怎样解决?
等走进室内,才发现一位十家乡叫穆金树的战友,刚从新疆退伍回来,也在办理复员手续。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下班以后,我同穆金树被民政局人员带到锦山镇西坝沿外的一个院落,先被人招呼进餐厅,每人给喝了一碗疙瘩汤,等走进住处时,才发现房间好像很久无人居住,清冷异常,地上落满厚厚的灰尘,很快又有人进来拿扫帚在地上扫了几下,又冲两张床上各扔了一床被子。战友相逢,虽不是一个部队,也倍感亲切,前半夜也没觉得冻得难受,我们就交谈着各自部队的情况,进入后半夜我们确被寒冷冻的再也无法忍受,又从新起床穿上衣服,身上再裹紧上被子,但还是忍受不了寒冷的困挠,发现屋角闲异安放着一具的取暖铁炉,我们就只好走出屋外在夜色中寻找烧柴,柴禾没有寻到,后来竟发现一堆被丢弃的旧胶鞋,也只好捡回屋内,塞进炉内将其点燃,两个人一时守偎炉边,、:享受着炉火的温存,又开始了我们的“围炉夜话”,屋内着弥漫难闻的气味,屋外刺耳的寒风不时打断我们的谈话,两个人在不时埋怨着冬夜的漫长。天终于亮了,两个急忙离去。走出大门,回首张望,才发现大门挂的竟是“收容所”的招牌。
三十年过去,这难熬的一夜已成记忆,但那位刘参谋的军人品质还依然温暖着人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