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们企图追逐黄昏。”

《骄傲》

 

想要月亮奔向我来,

翻过大海。

粘稠的水花,

洗清灼热的肌肤。

月光不曾枯萎在无数的深夜里。

爱情是谁先结束的谎言。

哭完了,

又继续精挑细选。

捡起黄沙漫漫之中骄傲的星光,

是礼物,

也是又一次败落的哀伤。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大海》

 

今年还没有去看海。

需要一些平静辽远的风景,

站在湛蓝海岸线边,

依靠着海水呼吸。

直至两鬓长腮,

才能理所应当地和自己和解。

 

因为今年还没有去看海,

时时刻刻有些忧郁,

时时刻刻变得犹豫。

人生很多遗憾,

唯有好风景能治愈。

 

今年还能去看海吗?

今天也很想念大海。

 

 

 

 

《间断》

 

适时说再见,

适时陷入睡眠,

带着离别之夜的欢乐,

在清晨睁眼。

留一些雨给明天下吧,

如果明天会更好的话。

 

谢谢。

请求夏天再滞留一会,

让我再慢一点,

走进黄昏,走出黎明。

 

关于黄昏,

时常想起牛津的红绿灯。

穿过漫长的古城,

尖顶堡垒,

湛蓝色衔接橘粉色的云层,

遍布欢愉,

很少思念故人。

 

高街是三百年前的高街,

画中视角是有序堆砌的石头,

磐石不转移。

 

谢谢。

一些永恒存在的砖块对我说:

“再见不是告别,

再见是永远怀念。”

 

 

 

《切斯特之秋》

 

喜欢说话,

喜欢散步,

也喜欢树荫下长久的沉默。

 

伴随风声,

走过城墙。

阳光穿过深秋的红叶,

教堂传来钟声,

海鸟在半空中飞了一个来回,

又被惊走。

 

开始思念笔,

思念写字,

思念一张贺卡,

思念中文的笔画,

诗意地勾勒,

藏着方言的宛转。

 

诚然,我们需要,

深色的风衣、

厚重的棉服、

针织的冷帽、

和故乡的人。

种种足以驱走一些寒冷。

 

 

 

《谁听海风》

 

我已经吐露不出文字了。

鲜少摄入,经常输出。

把心掏了出来,

又被谁用力压回去。

反反复复,像在催吐。

 

爱情常常是此刻疲惫不堪,

却又合不上眼。

无时无刻在避免的咒语,

和被大脑呼喊的名字,

常常希望不是同一件事。

可是如果没有酒精,谁不曾入眠。

 

想象过无数次海风穿过耳边,

浪花似故乡,亲吻潮湿的鞋。

在梦里,

月光皎洁,双臂冰凉,

而海水滚烫。

我知道,

走向大海不等于走向死亡。

 

 

 

《新生》

 

在我如愿以偿去海边那天,

破碎的心愈合在出发之前。

常以为秋风颂泉,冬风寒心,

不曾料想是日晴方好。

太阳稀碎,穿过露天站台和车窗玻璃,

轻柔地、扑入我手心。

 

火车往南,潮水往北。

布莱顿的色彩,有南欧的风情。

冬日枝头枯得突兀,

树影下人流不息。

仍有彩色大理石建筑点缀,

崖岸不显荒芜。

 

沿岸行车,快过牵小狗的行人。

我们企图追逐黄昏。

红日下堕,余晖穿透海面。

波光粼粼,映照低垂的云。

那时我赋予大海的意义,

都被海风收回。

极度的美是意义本身。

 

在白崖下,

原野顺着河流,

我们逆流而走。

日落后萨塞克斯陷入沉寂,色彩冰凉。

下午四点,打开手电。

光在泥地与荆棘之间展开,

在暗中徒步,暗中和自己较劲。

 

天愈见黑了,离大海越来越远。

归途是沉默不语、疲惫不堪。

就着巴士灯光,摇摇晃晃,安稳入睡。

在下车前都不计划睁开双眼,

不想畏惧孤独,是因为心底的声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