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饱受单双号限行的“荼毒”

也不能说是“荼毒”,这词用得狠了些,我也没有一丁点儿抱怨政策的意思。思来想去还是给这个词一左一右带个引号为好,毕竟那么多读者看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家离学校实在远,从校门口向东沿建设路一直走,走到头实在没路了再左拐,走一路再拐到胜利路,还得等个左转的红绿灯,“清怡花城”西大门就在扶余路上,九天城旁边,油田六中六小在对面。或者也可以走另一条车流量更多的路线,过了新华书店和大联华,胜利路一直笔直向不拐弯抹角只在最后来到扶余路就好,这一路会经过濮阳市中医院。

那种看着同学们周末都能见个面的感觉,还有得知那个同学终于能来我家这一片子哪怕只是路过的那种心情,都是有原因的。

我原本是个妥妥的路痴,住了十来年愣是说不上家门前的路,一共才几条。可自从上了一中,只能靠接送纵横在东西大道上,在油田和市里来回穿梭横跳,这周围一团路才摸透了。

路线

 

如果哪天中午没法来接我,那么我就基本处于漂泊无依居无定所的状态,学校是我多么温暖有力的依靠啊!有时姑姑会捎我回她在二中的家,于是这些路一来二去我也熟了。
今天,单号限行,爸爸接不了,姑姑来校门口。我并非不想去姑姑家,只是我英语作业还在千里之外的家。
冬天出租车多收一块煤油费,十块变成十一块。
爸爸多么爱我,又借了一叔叔的车送我。我坐过的车的种类数不过来,爸爸单位的同事们的车应该快被借了个遍,为的是周五尾号限行好接送,我坐出租车他还不放心。
单双号限行对我和爸爸都是场考验,持续一个月的中午没个定数叫人头疼,这周周一到周五有三天家里车都开不了。
当然,只是对接下来颇具戏剧性的限行之月作个倜侃,现在坐在桌前的我可是周三中午去哪都充满未知的学生。不过这样不确定不寻常的日子,还真叫我期待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