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银杏的歌

银杏树是美的。她的颜色,她的身姿,她的每一片干干净净的叶子,都是美的!是的,每一片!纯粹而绚烂!你看,公园里,小路上,大道旁都被她那毫不掩饰的金黄点染了。银杏树是秋的恋人,她就是为了在深秋的季节里,为着自己的绽放而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原本想为银杏树唱一首歌,可我不会唱歌,因为我不是歌手;那么,为银杏树写一首诗吧?可我不会写诗,因为我不是诗人。

 

又到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季节,我想,我总得为她们做点儿什么吧?在每一次我见到她们的时候,这样的想法便时时折磨着我,让我寝食难安。随着日子一天天远去,我对她们的愧疚就越发多了起来。我知道,她们的美好转瞬即逝。

 

上下班的途中,我的眼睛始终离不开那闪过车窗的耀眼的金黄,我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其它景致。我看似平静,其实心底早已起伏波澜,五味杂陈。

图片

 

我一定得为她们做点什么。

 

好容易到了周末,我到公园里去看她们,看她们身穿金甲的美丽,看她们绰约的身姿,在她们的眼皮底下奔跑,跳跃,欢喜得像个小孩子。原本是生命的告别,我却过得像节日。

 

跑累了,我躺在那金色的地毯上,与她四目相对。我才看清楚了她的真面容,她的树干直指天空,枝干一律向上,枝条上缀满了叶子,所有的叶子一律向下。四五个叶柄聚在一起,转而伸向四面八方,把小扇子撑开来,密密层层,错落有致。舒展着,舞蹈着,窃窃私语着。那金黄的颜色映衬着湛蓝的天空,明明朗朗,清清爽爽,让人温暖,使人安静,令人感动。一阵微风吹来,一片片叶子不急不躁,不慌不忙,从那层层的枝叶间穿过,与她的兄弟姐妹作短暂地告别。扬扬洒洒,在空中舞出生命中最后的华尔兹,欣然落地,安然入睡。

思绪随着飘飞的落叶,慢慢飘啊,飘到了我遥远的家乡。在我的家乡,也有一棵十分高大的银杏树,据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被誉为“银杏王”。这棵银杏王原来是一棵,历经时代变迁,一棵变七棵,有一棵的枝条长得比主干还粗壮,倒伸进泥土里,形成一个“7”字,然后又把枝叶向着天空奋力生长。她们围在一起,枝繁叶茂,永不分离。当地的人们把她奉为圣树,在她的树干上,枝条上,挂满了红布,祈福、祝愿。

 

每个人都喜欢她,她让小朋友更加欢喜;她让少女更加静美;她让小妇女更加动人;她让妇女梦回初恋;她让老阿妈心怀希望,她让远方的游客魂牵梦萦。

 

恍惚中,那个扎麻花辫的小女孩,拾起一把落叶,轻轻地、轻轻地往天空泼洒,小女孩的头上,身上便挂满了蝴蝶,银铃般的笑声在金色的世界里韵染开去,欢欢喜喜。

 

转眼间,围一条红色纱巾,穿一袭白裙,披一肩秀发,静立银杏树旁的少女,她颔首低眉,若有所思,银杏叶黄了,她的心上人在哪里呢?

 

一会儿,着一身素色旗袍,略施粉黛,戴一顶草帽,手提竹编花蓝的小妇女从小路的尽头走来,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她仰着头,欣赏着这醉人的景致。阳光穿过树梢照在她的身上,光和影的交叠让她美得窒息!

 

隐约中,我的耳边传来动听的歌声:“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队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一群穿蓝底白色绣花衣裙、头戴银色凤冠头饰的土家妇女围着古老的银杏树载歌载舞……

 

这一次,我明明白白地看见,老阿妈牵着她的孙子,把一匹红布挂在银杏树的枝头上,系上一个漂亮的结,摆上祭品,点燃香纸,念念有词,让她的孙子朝着银杏王跪了三拜,这孩子算是银杏王的孩子了。

 

噢,那边怎么有几个老头儿?他们不看落叶,不想情人,也不祈祷,他们蹲在落叶丛里,翻捡什么呢?原来他们在捡拾银杏的果实。

 

我的身上铺满了落叶,有几片叶子落在了我的脸上,我细嗅着她们的芬芳,不敢动弹,屏住呼吸,我怕惊扰了她们的美梦,这一次,我听到了她们生命的歌唱。

图片

 

她们赤手空拳与风霜搏斗,在春寒料峭中努力生长,在烈日当空的夏日里对着太阳微笑,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放声歌唱,在没有风的日子里却又黯然神伤、默默哭泣。她们既是勇士,又是多愁善感的少女……

 

她们感恩大地母亲无私的供养,感恩沐浴阳光成长的温暖,感恩和风细雨的吹拂滋养……

 

是的,她们哭过、害怕过、恐惧过、抗争过,也开心过、幸福过、快乐过……她们虽然是一片片叶子,但是,她们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个体,她们欣然接受生命的检阅,默默成长,悄悄绽放,走向生命最后的荣光……

 

然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她们用自己独有的颜色照亮人们的眼睛,点亮人们的心灯,温暖那些受伤的心灵……

 

她们的美,已经定格在人们的脑海里,已经嵌入到人们的心坎上。因为,她们懂得她们的使命就是为这世界带来光明和美丽……

 

我轻轻地合上眼睛,梦见自己变成了一片银杏叶,在阳光下,在微风中,翩翩起舞,轻声歌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