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鹦鹉和桑树

王爷晋京,友人送于一对鹦鹉。自从将它们带回王府后,每日晨起,王爷的第一件事必是给它们饮水喂食,精心伺料。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日王爷外出,便将它们交给奴婢阿莲看护。阿莲却也尽心尽职,偏是在一回放风时大意,鹦鹉被猛禽吃掉。阿莲见自己惹出大祸,一时惊恐万状,但也只有煎熬中等待王爷回来处置。

这日见王爷返回府内,阿莲抢先跪伏在王爷面前,连连叩头,乞求王爷“饶恕!”王爷不知所因,见阿莲浑身颤抖,便说:“年前我分明立下规矩,在我旗内绝对不能使用这种跪拜之礼,无管是奴是主!”

王爷见阿莲依然是诚惶诚恐的跪在那里不起来,又继续说:“我们都应平等相待,凡规矩都是在道德规范中完成,即使你不去尊重我的训令,也应尊重道德!”

在一旁守候的老管家再也忍耐不住,抢前说道:“王爷,您还不知她犯下的罪过,她将您的最心爱之物,就是从京城带回的那对鹦鹉,给活活喂鹰了,您说该如何处置?”

王爷惊讶,急忙向阿莲问道:“鹦鹉喂鹰了!果真是这样?”

阿莲急忙求诉:“王爷,是阿莲学着王爷每日都有给鹦鹉放风的习惯做法,也去给鹦鹉放风,未想将鸟笼挂在外边,一时大意,让鹰吃掉了!”

王爷听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嘱咐老管家:“你先把她扶起来!”

老官家不解,又问道:“王爷,您只管吩咐,对这小奴才怎样去处置?”

王爷说道:“至于如何处置,今天看她这样怕成这样,就先免去,但若让我非去处置,理由也并不是对鹦鹉伤害,而是她对王府训诫不去遵守,但我还听说你对属下还依然使用这种跪拜方式?”

老管家急忙伏地谢罪。

王爷又说:“敢情这习惯还真是一时难改,屡说屡犯,我在平时爱好喂鸟种花,是为了修身养性,给生活增添乐趣,但我惹就是因为失去一对鹦鹉就惊肝动怒,那还养这鹦鹉何用?而我今日要指责的还是老奴你自己,因为是你揣测错了,低估了王爷,她整日为王府辛勤,难道还不如一只鹦鹉?我所以养鹦鹉,就是想在好奇中,看清鹦鹉这张最好学舌的嘴,结果鹦鹉的本式还就是学一句说一句,意思不变,你却不行,你的一句拿鹦鹉喂鹰了,显然是模糊了事物本意,同是在最卑微的环境求取生存,何必还去挤兑他人!”

老管家求饶道:“王爷,我错了,我认罚!”

王爷曰:“罚也就免了,讨好是人的本能,但不能给别人造成伤害,所以你才赚得今日的责难,再问问自己多大年纪?我是随着年龄增长,越长越知道爱这个社会,爱这个人群! 之初,却引起一些愚昧无知者猜忌。”

而王爷意料不到者,竟然是最先主张开启民智支持者管旗章京汪国钧。

是日,王爷正在苦思冥想,等候同汪国钧商量种桑一事,不想汪国钧进门却首先问道:“王爷,您真是把桑苗选定在府前种植?”

王爷不以为然,答曰:“决定了!”

汪国钧急忙劝谏:“王爷,此事不妥,切切不可草率!”

王爷不解,问道:“有何不妥?”

汪国钧答:“这种桑树,我不反对,可这桑树地的选址让却也让人费神!”

王爷回答:“这不是已经决定先在王府门前开始吗?”

汪国钧答:“你想这桑树的‘桑’字,虽与丧葬的 ‘丧’字,音同字不同,但若是一旦被人混淆在一处,一样去理解,却是最令人忌讳。过去都有前不埋松,后不种柳一说,以图吉利,你说万一咱桑树让人植于府前,让些路过行人看到,张口闭口,桑树‘丧’树的叫着,有多不吉祥?”

王爷听后,一时气恼,又忽然大笑,问道:“眼下也不知是几时时辰?”

汪国钧曰:“王爷,敢情对这动土种桑的时辰,我还真没有细查!”

王爷笑道:“我就纳闷,这话若是出在平常百姓口中也就罢了,可就偏是出在你口!我平时总是让你少读书,你偏不信,你却不知这书读多了溺积在腹中的害处,一旦不去利用,时间一长,就会酝酿成一种酸臭,最怕是把这酸腐释放到人前,让人仰承鼻息,无可忍受,我这才刚刚为植桑一事理出头绪,不想竟碰到这种荒谬,你若单凭一个”桑“字这般曲解,阻碍我南桑北移,理由也着实不够充分,在江南种桑养蚕也有几千年历史,国人都把它充作推进人类进步,写进世界文明史去骄傲,难道你就沒有听到孟子所说,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衣帛的道理,你若这般忌讳一个桑字,去年本王过生诞,你写给我的那篇采桑子又是何意?况且你家门外树上也生满了桑寄生,本来一个物种的名字,同人的名字一样,他于一个人的品德才能毫无关系,杨国忠不忠,魏忠贤不贤,我若生去计较,拿你汪国钧名字与戊辰年江苏进士头名状元王国君,因名被贬,流放外县,最后只补了个七品缺位去比较,却也不差分寸?可见我比他们大清皇帝还开放的多,所以我说治愚先治官!”

汪国钧听后,先是一阵面红耳赤,接连便道:“难怪你问我眼前时辰是几时,敢情是挨骂的时辰,总算让你抓回把柄!”

两人开怀大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