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从十一月天开始

去年应该是11月27号开始《百万英镑》的话剧排练,今年也是。
天又变得阴了,太阳不强烈,两点左右的天也不是很冷,单单地阴着像起了雾没有散。中午在万嘉360的千渔千鲟吃烤鱼,我确实是被这个名字吸引住的,《千与千寻》是我看的第一部宫崎骏的电影。
吃着饭还被聊着英语方面的事,这几天不知妈妈想到了什么特别起劲地找人谈我的英语如何如何。这个过程,于我就像缝合伤口必须扒开伤口仔细查看,一点点地寻找清理,在伤口里面一针针地打药,再不知不觉地缝合。

 

司机随笔的图片

伤口若要进行最终的缝补,少不了最初剧烈疼痛的清理它时的苦楚和煎熬。
不论我是在手术台上,还是现在的情形,面对着这样的痛苦是必须忍着的,伤口终归会被缝合,在这之前必然会有令人切切实实感受到的痛。可能会在手上,在过去经历的生命里留道疤,而这疤未尝不是最难得最独特最宝贵的经验与时间的见证,经历过才有改变,破茧后才能成蝶。
笔行至此,对妈妈摊开我的英语加以讨论的种种厌恶不满所剩无几,不好说烟消云散,剩下的一些可能是这个年纪的倔强和自尊心作祟。或许等以后伤口愈合再看疤痕的时候,会对此时的情绪全部释然忏悔。
很多时候就这么写着,思绪也可能升至一个未曾想到的高度,再俯首这件事望着远方,眼下的这件事也就有了新的一面,呈现出又一种姿态。这时本来满是愁云的心也可得到一丝放松舒展,不再拘泥于之前固执的不想变的心境,此心可谓畅快淋漓。

排练尚算得上顺利,直到下午近五点钟,已经有了傍晚入骨的凉意。坐公交车回去,车内没开灯便是昏暗的,停在路口时,街灯赤橙中流动的金黄的光倾洒进车里,温暖又梦幻。
恋爱时的人或许也有这种浓烈的暖意。我的理想型在我有了去爱一个人的能力时自然会遇到,我想去成为的那种人,和未来的那个人,我们必定在相似的高度遇见。所以,我想我该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