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心结

“妈,我长大了,你就别拦我了。”
“可离家这么远,我不放心啊!”王丹望着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相依为命的儿子,眉头紧锁,眼圈红红的。
“妈,你就叫我去吧!”儿子晃着王丹的胳膊。
“你爸就是在部队上出的事,我不想你也……”王丹哽咽了。
“妈,我知道,就是因为我爸,我才去当兵,这也是我从小的梦想。”
“唉!”王丹看着儿子脸上散发出的光芒,她沉默了。
“妈,叫我去吧!”王丹最终没有拗过儿子。
两个月后,新兵要出发了,王丹眼含热泪目送儿子坐上了奔赴部队的飞机。

司机随笔的图片
儿子走了快两年了,最近一次通话还是半年前,说是去执行任务,没有一点消息。
她每天站在窗前,瞭望儿子所在的方向郁郁寡欢,抑郁症了?不行,不能老这样,出去走走。
楼下公园,王丹沿着池塘边慢慢走着,她强迫自己去专注公园内的景色。
今天是个艳阳天,快入冬了,还不算冷,但树叶已经绿中带黄,突然,她看到一片树叶在空中盘旋着最后落到池塘。她蹲下身,仔细看那片落叶随着池水的波动上下起伏,一阵风吹过,那片落叶随着波纹向前方飘去,她站起身来,眼神追逐着那片落叶直至看不见。
“唉!”她长叹一声,转身又向前走去。
前面有个广场,有练太极的,有扭秧歌的,有唱戏的,还有跳佳木斯舞的……多是中老年人。
年轻人都走了,这些人应该都和她一样吧!没人关注的老头子,老太婆,王丹更加郁闷了。
王丹找了一个长排椅坐下,盯着眼前这些手舞足蹈的人们,怎么可以这样呢?
“不去活动活动呢?”王丹侧身看,一位老人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七十岁左右,脸上都是汗,拿着一个红手绢呼呼地扇着。
应该是秧歌队的,王丹想着,没说话,冲着老人撇了一下嘴角。
“咱这个岁数,就得多活动,不能老是这么呆着。”
谁和你咱啊!我可没那么老。王丹又撇了一下嘴角。
“我呢,老头子死得早,儿女又都不在家,自娱自乐,每天还挺充实。”老人不管王丹怎么对她,打开了话匣子。
真够没心没肺的,王丹心里嘀咕。
“你觉得我没心没肺的吧!”
“没有,没有。”王丹赶紧摆手否认。
“其实我心里也苦,每天家里就我一个人,女儿远嫁,儿子又在守边疆。”说着老人低下头用手绢抹眼睛。
“大姐,你别这样。”王丹最受不了别人难过,她拍着老人的后背。
“我没事。”王丹看到老人突然抬起头,又用红手绢呼呼的扇着,脸上早已雨过天晴。
王丹哭笑不得。
“他们不在家,我有自己的娱乐啊!”老太也不管王丹爱听不爱听,继续说着。“我每天可忙了,参加各种活动,强身健体,忙起来就不想他们了,咱身体好,儿女们也不惦记咱,是吧!”
“也对。大姐,刚你说你儿子在哪呢?”王丹问道。
“守边境呢!三年了,高原,没信号,又有多半年没联系了。”说着这位老人低下头抹了一下眼,又恢复她神采飞扬的样子。
“你也能想得开?”王丹很羡慕老人的心态。
“必须想开,有他们日夜守着边境,咱国家才能这么安宁,咱还能在这扭秧歌。我一想到儿子是这其中的一员,我就特别骄傲。”
“我儿子也是军人,我也有半年没联系上他了,我就达不到你的境界。”
“天下父母都这样,有啥好想的,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甭记挂,好男儿就得志在四方,咱们不能拖后腿。”
王丹听着老人的话,看着老人坚毅的神色,她抬起头,望着已经快要到头顶的太阳,霞光万丈中她看到儿子一身戎装,拿着枪,笔直地站在她的面前,冲她敬礼,她伸出双手,想摸摸儿子的脸庞,可儿子敬礼完毕,转身大踏步走了,她微笑着目送儿子远去。
“大姐,走,我和你一起扭秧歌去。”王丹挽着老人的胳膊向广场走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