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无所有

“无色声香味触法”
轻声诵读这句的时候
眼前的香樟与桂树正在摇曳。

天阴了。其实,“是故空中无色”
人间枝头,光与影打在旧年的红砖上
一天天,老了。

彼时,风卷起的桂叶瘦削、忧郁
树摇晃的幅度,比先前又大了一些
我闭上眼,感受到植物的香

沿着窗户的缝隙盘旋。
你知道吗?我压低的声音
徒劳地穿过
门、犬吠,和某一刻的空洞

多余的话:

再一次修改上面的句子时,能听见风拍打门窗的声音。
风很大。
风嚎叫着。那样凌厉的声音带着初冬的萧杀之气,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扭头看窗,所有的树木在风中摇晃着。
莫名地,想起刘年在某首诗里写到某棵树摇晃的幅度最小,然后说那上面有个鸟窝。
这自然是诗人的臆想。
这样的臆想与“无色声香味触法”有什么不一样?
与我低低诵读的声音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一切都是空洞的。
而南方的初冬的雨是永远下不完的。那雨夹杂着风,从每个缝隙里飞出来,细细的、密密的、湿湿的扑在我心上,带着说不出来的缠绵、忧郁。
到底年末了。
到底一天天老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