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硬币人

我小时候喜欢拿出钱罐子里硬币

用上帝视角画他们角色

我会稍稍假释潜规则

最少种类的钱币官最大

一毛钱也可以一步登天

我会涂鸦角色的属性

最大的官庙堂之深

深到渊默都是城府

用小棍用书围成一座空城

其实我的心没有城门

豢养硬币成为独立的瓮

守着离我最近的城门

城里有囹圄有囚徒有官贾

就是没名字有大王有二王

剩下的都是雄兵百万

有楼阁有街衢有走贩

还有被污蔑的恶意

投胎上帝的罪名

是两个硬币在墙角铿锵

数学上在第一象限tan90

抚恤所有佚名的玫瑰的刺

在胸口灌溉一朵破败的红花

精神高度集中像悬垂的温度计

某个时刻的恒温让我恍惚

我只搅拌感情不知道什么味道的糖

我朋友很多就是没有名字

炕上的杀伐像倒下的树

一定有人很痛但我想不到那种痛

以沉棺者对着天空的角色讲戏

死亡这里谁还没几个朋友

上帝之手摆弄泪水的壅塞

一切违和都逆水行舟

秩序需要消灭多余的旁枝

我创造鸟让一棵树只有一颗果子

硬币不参与为了什么沸反盈天

时间就是鸟吃他们的果子

我累了,人少了,绝育了

越到结局越让我觉得乏力

只杀的剩几个人在炉火上跳舞

我以为烫不到硬币的温度

可天地间压不住的孤独将我淹没

这并不是硬币的自我逻辑

死亡之上是孤独的雾霭

原来我穿过的一切都是众生

最后一枚幸存者已经没了身份

我让他翻了个面就变成另一个结局

另一个结局我心软了

在我妈妈11点回来之前

我会把燃烧没有灰烬的旌旗

把所有人回归他本身的价值

存钱罐里一毛钱就是最小的官职

多年来存钱罐已经空空如也

无人也

我扫一扫就随便给钱

谁还会兜里叮当响

剩下几毛钱

买五分钱的糖

享受一分钟的欢喜司机随笔的图片

心太软的人就像一个泡芙,比如我的心已经很苦涩,可人们还是会说尝起来好甜,原来这是认知里的甜啊,下一次伤心的时候,我会认真的说,我很甜。

但假如我不是泡芙,我说我很苦的时候,你不能说我是苦菊,以为我很高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