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无题

一看课程表是周四,我最先想到两节阅读课,貌似我要去讲台上坐着了。
其实本轮不着我上去,这是左边纪律班长的工作,我只是一位勤勤恳恳的卫生班长。然而仔细 一想,发现下午四位班长阅读课时只剩我一个——
一位前三十去图书室,一位热衷于去操场打球,一位也是前三十能去图书室要去开会还热衷于打球。好嘛,只能是我看班了。
本来还想在讲台上写作业,但又确实想看书,就先看一会儿吧。结果是抬起头来放眼全班,全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书,没人拿书当掩体写作业,这可不像八班内卷人的作风。不过既然大家都认真看书了,我坐讲台上也不好意思带头偷摸写作业。
中间两列极其壮观地只剩三位老老实实的组长,其余要么去了操场要么有另外任务在身,中间四列空出大片空位。
讲台上坐着可没课桌方便,腿不知道往哪搁,是又着还是别到一边,都不称心如意。最后把两腿扭到一边,身子再正着看书,一节课下来已经发麻发酸了。第二节课也只是换了个方向。
讲堂上的风是冷的,从左处窗户直直地吹着讲堂上的我,冻得我不知往何处躲。
说起来看的书,正在“小说”和“散文”间徘徊,由于难以取舍,决定同时进行——小说是俊美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过于出色的心理描写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好像自己就是主角,有着复杂极具变化性的情感。散文是巴金的散文。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