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记第一场雪

据说我是在大雪天出生的,那是我的第一场雪。

司机随笔的图片

但是对我来说那场雪似乎并没有意义,除非一定要补记两句,我的家庭没有为要出生的我准备衣服,不是因为家里没有人知道我会出生,而是,母亲认为第一个婴儿的衣物应该由祖父母准备,但祖父母显然没这么想。

 

记忆里的第一场雪,或许是家里盖了房子,搬出祖父母的房子。大雪一夜,次日睡中听到母亲推窗出去,铲除门口积雪。少年时代的雪素来很大,雪天上学不难,难的是还要背着取暖的柴火,在深雪里一步一步跋涉。而我常常因无力背太多柴火而被老师批评。

 

我小时候,祖父母以及伯叔常常觉得我弱不禁风,大概不会久于人世,即使活下来,也无力气干庄稼活,那结果终究活不成。但弱弱的我,忽焉长大,忽焉考上大学,忽焉就职南海之畔,再不必为家庭的议论而苦恼,再不必为大雪苦恼。

 

人生流转,忽焉祖父母去世,忽焉我北归求职,忽焉王瓒出生。人生没有按部就班,但也没有那么好就能自己掌控。自己无法掌控的事,终究要沦为苦恼。而如今年,第一场雪终于成了苦恼。

 

这苦恼是开车。学会开车不足一年,胆战心惊,而买不买雪地胎,也是苦恼之一。而我终究未敢在雪后开车,直到路面清理干净。我一直为开车苦恼,每日开车半小时到工作间,耗尽精力,再无法写作。而开车则为王瓒能去幼儿园。忽焉第一场大雪降下,幼儿园关停,我不必开车,两全齐美,而王瓒忽忽不乐,又得勉强上路。

看到老师发的视频,王瓒终于快乐的玩上了雪。他不知道我为雪苦恼了大半生,为此颠沛流转。但他何必需要知道,他终究有他自己的苦恼。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